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高燒的地球:大氣二氧化碳濃度破紀錄,中國升溫快於全球


JMD全球變暖之勢,似乎難以阻擋。月日,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發布報告稱,今年四月是年以來,全球第二個最熱的四月,全球陸地和海...

- 2019年5月30日09時00分
- 科學文摘 / JMoerD

JMoerD

全球變暖之勢,似乎難以阻擋。

5月20日,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發布報告稱,今年四月是140年以來,全球第二個最熱的四月,全球陸地和海洋的表面溫度僅次於2016年4月,比20世紀的平均值56.7℉高出了1.67℉。

從這項數據來看,全球氣溫連續第43個四月、412個月高於20世紀平均水平了。


如果用藍色代表溫度低於平均,用紅色代表溫度高於平均,四月的世界地圖幾乎被紅色填滿。上述報告指出,格陵蘭島、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亞洲北部和中部,四月份陸地和海洋的表面溫度至少要比平均值高出5.4°F。

「全球海平面將在十年內升高三百米,我國海口、湛江將最先遭到海嘯侵襲」,電影《流浪地球》開場播出了這樣一則「新聞」。科幻電影總是很誇張地編排災難,全球變暖、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這一切不會來的如此猛烈,它們只是緩慢而持續地在進行。

世界氣象組織(WMO)今年年初宣布,2015、2016、2017和2018年被確認為是1850年有記錄以來最暖的四個年份。有記錄以來20個最暖年份,都出現在過去的22年中。

對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ASA戈達德空間研究所等五大國際資料集的綜合分析顯示,2018年全球平均地表溫度比工業化前基線(1850-1900)約高出1.0°C(誤差幅度為±0.13°C)。


溫室氣體的排放是造成全球變暖最主要的元兇之一,美國《科學人》雜誌2018年刊載的一篇章指出,1950年代開始進行持續的大氣監測以來,最近10年內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增加速率已經比任何一個10年來得都快。

目前,二氧化碳濃度大約比工業革命之前高出35%,一氧化氮濃度比工業革命前高20%左右,甲烷的含量約為工業革命前的2.5倍。

儘管全球許多國家都已經在努力降低溫室氣體排放,但2018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還是比上一年增加了1.6%,與此同時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也在不斷創出新高。

位於夏威夷的冒納羅亞觀測站(MaunaLoaObservatory),是全世界最早觀測二氧化碳濃度的觀測站,從1958年就開始記錄這一數據。在今年5月11日(當地時間),它觀測到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達到415.26ppm(百萬分之415.26),這是人類歷史上二氧化碳濃度首次突破415ppm。

按目前二氧化碳的排放速度,全球氣溫將在2030年至2052年之間上升1.5°C。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一份報告指出,到2100年,如果全球變暖能被控制在1.5°C,全球海平面上升可能比1986-2005年的基線高出26-77厘米。

雖然事實看上去可能沒有《流浪地球》里那麼恐怖,但全球變暖對人類生活的影響是巨大而廣泛的。

僅從最直接的高溫現象這一方面來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在2000年至2016年期間,受熱浪影響的人數估計增加了大約1.25億,與1986年至2008年這一時期相比,個別熱浪的平均時長增加了0.37天。去年在歐洲、日本和美國,1600多人死於猛烈的熱浪和野火,並造成美國近240億美元創紀錄的經濟損失。

中國也同樣難逃高溫的襲擊,事實上還「熱」得更猛烈了一些。

根據中國氣象局氣候變化中心日前發布的氣候變化藍皮書,1951-2018年,中國年平均氣溫每10年升高0.24℃,升溫率明顯高於同期全球平均水平。1901-2018年,中國地表年平均氣溫呈顯著上升趨勢,近20年是20世紀初以來的最暖時期。

對於我們來說,夏季高溫(日最高氣溫≥35℃)日數,是更有切身體會的一個指標。《2018年中國氣候公報》指出,2018年夏天,中國平均高溫日數為10.2天,比常年同期偏多3.3天,是1961年以來同期第三多,僅次於2017年和2013年。

在越變越熱這件事上,北方的朋友可能更有話要說。數據顯示,1961-2018年,中國北方地區增溫速率明顯大於南方,西部地區大於東部;青藏地區增溫速率最大,平均每10年升高0.37℃。


以北京為例,1960-2014年北京市年均溫、年均最高溫和年均最低溫(修訂後數據)分別從12.8℃、18.3℃和7.4℃上升到14.1℃、19.5℃和9.2℃。這之中,最低溫的增長速率要更快,平均每10年升高0.51℃。

換句話說,北京的晚上也沒有以前涼快了。

從極端氣溫角度來看,也是如此。(注極端氣溫相對指數包括冷晝、冷夜、暖晝和暖夜日數4個基於相對閾值指標,主要反映極端氣溫在晝夜冷暖的變化特徵。)1960-2014年北京冷晝和冷夜呈明顯的下降趨勢,修訂後下降速率分別為每10年1.43天和每10年6.56天,遠高於全球1960-2011年冷晝和冷夜的下降速率;同一時期,暖晝和暖夜則呈上升趨勢,修訂後上升速率分別為每10年2.12天和每10年5.2天,高於全球1960-2011年暖晝和暖夜上升速率。

與此同時,北京的夏天變長了,冬天變短了。數據顯示,1951年-1960年,北京平均每年有95天屬於夏季,到了2011-2018年,北京的夏季已增長到123天;1951年-1960年,北京平均每年有159天屬於冬季,到了2011-2018年,北京的冬季減少到142天。

北京的夏天已經到了,但秋天可能還很遠。

數據新聞編輯李媛

新媒體設計陳冬

校對李世輝


延伸閱讀

「 指南草」 「指南樹」植物也可以指示方向?

如果太陽「熄滅」了

冷水進入格陵蘭島,部分冰川連續第3年增長,全球變

二十種猛犬巨獸,帶給你最全面的暴力美學

人間凈土喀納斯:探尋西北之北最美人間仙境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