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北京曾經發生的十大靈異故事


魯魯娛樂故宮位於北京市中心,舊稱紫禁城。是明、清兩代的皇宮,無與倫比的古代建築傑作,世界現存最大、最完整的木質結構的古建築群。大家都知道故宮...

- 2019年1月22日15時53分
- 歷史文摘 / 魯魯娛樂

魯魯娛樂

故宮位於北京市中心,舊稱紫禁城。是明、清兩代的皇宮,無與倫比的古代建築傑作,世界現存最大、最完整的木質結構的古建築群。

大家都知道故宮對外開放的其實只是一部分,還有很大一部分是不對外開放的。具體原因誰也說不清楚。但傳說,剛解放那會,故宮博物院晚上巡查保衛的人員經常看見有種奇怪的動物,說像老鼠但特別大,說像豬又跑的奇快。人說這是皇族養在東西宮內鎮宮之獸。後來好些人想抓住一兩隻,但這快六十年了,看見的人越來越多,卻沒人真正抓住過一隻!想來真是神奇。故宮作為遊覽勝地,每天接待著國內外上萬名遊客,但不是每個人都會知道這座紫禁城裡面包含著另一種內容……有個人以前在故宮看門,據那個人說每天晚上都能聽見有人在奏樂,而且有時能看見宮女太監排隊走過。那個人家的孩子身體都不好,老人都說是因為那人受的陰氣大,影響了下一代!不僅僅這樣,大家有沒有留意到,故宮裡有很多院落都是被封起來的!不對遊客開放,其實每一個府第都發生過用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解放前還沒有封的時候,在這些地方死了很多人!不是無故消失就是命亡,但始終是離奇得查不出原因,不過有一個共同點:死後如果還能見著屍體,那麼屍體都沒有臉皮。更慎人的就是一口井,平日白天的時候往下看,井底就是一些石頭,雜草什麼的,但每到晚上12點後往下看,只要天上有月亮,你會看到井底出現的不是石頭,雜草,而是水,水上倒映的卻不是你的面孔……

北新橋的海眼


北新橋,名字叫橋,可實際上沒有橋,更沒有橋翅。這裡面有個民間傳說。北新橋在北京東直門內大街與雍和宮大街的交匯處。有北京地鐵五號線的北新橋站。

在朱元璋的時候後,天下大定。突然有一天朱元璋做了個夢,夢裡說龍王和他的老婆要把北京的水全部帶走,因為連年的戰爭讓上天憤怒了。於是朱元璋就請教了當時的宰相—劉泊溫,劉泊溫沉默了一會便對朱元璋說到:看來連年的戰爭確實讓龍王憤怒了。朱元璋問可有什麼補救的方法?劉泊溫說有是有,不過要找一名忠心耿耿的大將來化解,於是找了一位立有赫赫戰功的大將。劉泊溫向他交代道,今天午時你穿戰袍、騎戰馬、到東門外看到有兩個老人,一個男的一個女的,推著水車在路旁休息,你上去把水車刺壞,別問為什麼,刺了後不要回頭;不然你性命難保,回到午門裡就沒事了。於是那個大將領了命令,午時到了東門,果然看到有一對老夫婦推著水車在路邊休息。他上去就把水車刺壞了,頭也不回的向午門狂奔而去,到了午門門口大將想到應該就沒事了吧,就回頭向後看了一下,結果他看到的是後面波濤洶湧的巨浪向他撲面而來,就這樣這個將軍死了,水留下了。那一男一女乃是龍王化身,死去的將軍就是明朝的大將高亮!據說,高亮一槍扎破龍女變的水簍之後,龍婆就帶著受傷的女兒逃到了山北的黑龍潭,在那裡安了家業。現在,黑龍潭裡還有一種能撞石頭的小魚兒,相傳這是「龍種」,是龍婆的子子孫孫。高亮扎破水簍以後,惹急了龍公,他帶著波浪滔天的大水,追趕高亮。高亮死後,水也還了原。後來,劉伯溫奉旨修建北京城。可龍公這口氣,總也咽不下去,可是又惹不起劉伯溫,就帶著龍子和龍子那一肚子甜水,順著玉泉山泉眼,鑽到地底下去了。這也就是玉泉山的泉水之所以又多又甜的緣故。龍公心中暗想:劉伯溫啊劉伯溫!我惹不起你這牛鼻子,就算罷了嗎?城,你總有個修完的時候,修完以後你劉伯溫走了,那時就該聽我老龍的了!所以,龍公、龍子就在地底下的泉眼裡頭忍了下來。一天兩天,一月兩月,一年兩年,北京的八臂哪叱城終於修完了。劉伯溫正準備回去見皇帝交差,忽然想起那搗亂的孽龍來。他想:這可惡的孽龍保不齊,我走後他又要來搗亂了!唉,要是有姚廣孝在這裡坐鎮就好了,可是他當和尚去了,這可怎麼辦?於是,劉伯溫只好先去找姚廣孝。這一天,劉伯溫在西南城外一座廟裡找到了姚廣孝,表明他的來意後,劉伯溫又說:「八臂哪吒城圖,是咱們兩個人畫的,我回去交差的時候,就說北京城也是咱們兩人修的,你還是二軍師爺。」姚廣孝聽後很高興,就答應了。於是,劉伯溫便打點行李,帶著隨從,離開北京去見皇上交差了。那龍公聽說劉伯溫走了,就帶著龍子,順著地下的水道,往北京這邊走來。父子倆來到北京城底下,看見一處海眼,就往上撞,不想,非但沒撞出去,龍頭上還撞了一個大包,原來上面有「鎮物」。接著,龍公、龍子又撞了好幾處海眼,腦袋都撞腫了,也沒撞出去,他們心裡真是恨透了劉伯溫。這一天,走到北京城的東北方,

又看見了一處海眼,龍公帶著龍子又一撞,沒想到,這回一撞就撞出了地面。這地方,就是後來的北新橋。龍公和龍子撞出海眼後,龍公變成了一個老公公,龍子變成了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父子倆帶著水就上來了。海眼的水,還不厲害嗎?一眨眼的功夫,北新橋的一南、一北、一東、一

西,全成了大河了。附近的老百姓哭天喊地,慌忙逃命。唯有龍公、龍子,浮在水面上,走來走去,透著那麼揚揚得意。這時,早有人報告二軍帥姚廣孝了。姚廣孝一聽,心裡說:劉伯溫還真有兩下子,他料到孽龍要搗亂,果真孽龍就來了!姚廣孝換好衣服,拿著一把寶劍,飛快地向北新橋奔來。到了北新橋,他用劍一指,三劃兩劃,就把水止住了,跟著騰身一躍,也跳到水面上,大喊一聲:「孽障,還敢發水淹北京城嗎?叫你們瞧瞧二軍師爺的厲害!」龍公吃了一驚,心想:劉伯溫明明不在北京了,怎麼又出來了一個二軍師?這二軍師,也實在不軟,寶劍一划,水就止住不漲了,我們倒要小心防備他!想著,就對龍子使了個眼色,父於倆各自亮出一把青龍劍,

不由分說,惡狠狠地朝著姚廣孝扎來,姚廣孝急架相迎,只見一片冷森森的劍光,三個人立時就殺在一處。單憑一個龍公,姚廣孝是能夠制服的;單憑一個龍子,他更是手到擒來。可是他們父子倆聯手,

姚廣孝就吃不住了。姚廣孝一劍比一劍慢,眼看就要敗了,正在這個緊要關頭,眼前雲光一閃,只聽龍公哎喲一聲,就躺在水面上了,大腿上鮮血直流。這事來的很快,不但姚廣孝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是龍子也愣住了。姚廣孝正往對面尋找人影的時候,就聽有人大喊了一聲:「姚軍師,快拿小龍,我乃大宋朝岳飛是也。」姚廣孝一聽,心中十分高興,一邊向龍子挺劍刺去,一邊高叫:「岳元帥留步!。」岳元帥沒有回聲。小龍正在這愣神的功夫,被姚廣孝一劍扎倒。龍公、龍子被捉住了,


北新橋一南、一北、一東、一西的水,也就隨著落下去了,並且永遠也不會再漲起來了。把龍公、龍子鎖起來以後,姚廣孝倒為難了,把這大小兩條孽龍放在哪裡呢?他想來想去,想出了一個好辦法:把龍公鎖在北新橋的海眼裡,海眼上修一個深深的井筒子,拴上長長的大鎖鏈,井上再修一座三間大殿的廟宇。廟裡供什麼神像呢?姚廣孝想起幫他拿住龍公的不是岳元帥嗎,就供岳飛吧。龍公在被鎖進海眼之前的時候問道:「姚軍師,難道要關我一千年、一萬年嗎?什麼時候我才能出來呀?」姚廣孝說:「等這座橋舊了,修起橋翅兒來,就是你的出頭之日。」打這兒起,這裡就叫了北新橋,北新橋從來也沒有過什麼橋翅兒。

姚廣孝又把龍子鎖在崇文門鑲橋下的海眼裡,龍子也問:「姚軍師,難道關我一千年、一萬年嗎?我什麼時候才能出來呀?」姚廣孝說:「只要你聽見開城門的時候打碘,就可以出來了。」打這兒起,崇文門開城、關城不再打碘,一律改為打鐘。老年人都說:「北京城九門八碘一口鐘啊」。人們看到北新橋北邊還有一座鎮海寺,就更信這個傳說了。

另外,這北新橋的海眼被動過兩會,一回是RB鬼子進北京,順大鐵鏈子往上拉,拉了一兩公里,就看底下呼呼的往上翻黃湯,還隱隱的有海風的聲音,伴著腥味。RB人慌了,趕緊把鏈子又順了回去。第二次是紅衛兵破四舊。也把大鐵鏈子往上拉,結果根RB人一樣。也全嚇傻了,趕緊恢復了原貌。

最近一次根北新橋海眼有關的事是修地鐵幾號線來的,新聞里還播了,說是為了不破壞北新橋的一口古井,地鐵繞了多少多少公里。現在的科學家都不敢去碰它。

東直門簋街

簋街

簋街位於東直門內,東起二環路東直門立交橋西段,西到交道口東大街東端。

東直門簋街幾乎是北京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但無論是白天的寬敞平坦,還是夜晚的觥酬交錯,似乎都和「鬼氣森色」毫不搭界。帶著疑問記者尋訪了在隔街路邊納涼的幾位老人。老人很熱情,你一言我一語地道出很多關於簋街的事。「姑娘,看見街頭那個大酒杯了吧,下面寫的是『簋街』,不是小鬼兒的『鬼兒』,這都是圖文雅後改的。」老人清清嗓子接著說:「住在東直門的老人兒都知道,幾十年前這兒可並不是這樣,從城門樓往外看是一大片的墳場,城門裡的棺材鋪子倒是不少,平時也沒什麼人。」

「這門過去就是抬死人用的」,另一個看起來更年長的說:「不過說不上什麼時候開始有了早市了,天沒亮就開張,賣的都是小東西,小煤燈忽閃忽閃的,還真有點像鬼火。」

簋街的由來有很多版本,它的名字通常也會被人寫作鬼街。至於這個名字的由來多個版本都是空穴來風,沒有一個官方考證的說法,或許真正了解簋街這個名字由來的只有那些東直門附近的老居民了。相傳在清朝年間,北京的各個城門都有它專門的用途,不得隨意使用。例如朝廷出兵就走德勝門,處決犯人走宣武門等等。東直門則是專門為了往北京城內運送木材並往城外運送死人用的。家住東直門的老人們到現在還能記得小時候大家一起呼朋喚友在城門樓上遊戲的情景。沿著城樓看見城內一條筆直的路,對面就是鼓樓。而在對面城外則是一望無盡的墳場。由於當時東直門屬於城鄉結合部,城門內自然形成了最初的早市,在東直門內販賣雜物菜果的小販們後半夜開始蹲點叫賣,黎明時期則四散開。這些小販們以煤油燈取光,遠處看上燈光朦朧,加上周圍隨處可見的棺材鋪和槓房,很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故此地被人稱為「鬼市」。而奇怪的是市場大潮開始後東直門大街兩側的很多商家店鋪開始進行各種各樣的生意,但是幾乎都賠上了店老闆的棺材本,甚至連唯一的國營百貨商店也不得不關門歇業了,此地之邪令人甚是不解。但隨後人們發現在這條街上只有開飯館的生意能成功,而且這裡的飯館白天幾乎沒有人光顧,但是到了晚上卻門庭若市車水馬龍另有一番繁榮景象。至於是不是像當地老人們說的,到了夜裡鬼們都要進城吃飯而形成了如此繁榮就誰也解釋不清了。由於夜晚熱市的形成,鬼街已經在北京家喻戶曉,當然很多人也看到了這裡巨大的商機,就連當地政府也是從開始的排斥強管到了後來的扶持,區商委還把這裡命名為「東內餐飲一條街」。只是由於「鬼」字終究不雅,於是東城區委的工作人員們就開始冥思苦想的要為鬼街易名,但是在這裡經營的老闆們大都不同意,說害怕改了名就壞了風水,今後在這裡的生意就沒法做了。就在這時候工作人員發現了字典里有這個音同字不同的「簋」字,而且這個字還能和吃沾上邊,於是開始大肆宣傳並且還在東直門立交橋鬼街一側的橋頭做了一個「簋」的大銅塑像,於是就有了現在這個文明的「簋街」。如今簋街已經成為北京飲食文化的代表和時尚餐飲的標誌。簋街也成為了人們心中的一個嚮往、一處歡樂,甚至是一段茶餘飯後的談資。很多人「夜遊」京城的經歷都是從這裡開始的;在北京很多激動人心的日子裡,人們都會不約而同地選擇在這裡度過,申奧成功、中國足球走向世界、亞洲杯兵敗日本等等或者重大,或者激動的紀念日裡,人們都是在這裡通宵宣洩,大家在一起唱歌、喝酒、叫喊、擁抱、哭泣,整條街都沉寂在當時的氛圍之中。這就是現在的簋街。

簋街周圍有許多大使館,這也使得國外的遊客和國外在京工作人員能夠方便的品嘗到正宗的華夏美食。每年簋街在外賓身上創造的利潤就達到上千萬元,在這條一公里多的大街上,150多家商業店鋪中餐飲服務業的就占90%,餐廳密度之大在京城恐怕難以找出第二家。因此簋街也被稱為是北京的餐飲一條街。當你在深夜遊玩時,熱鬧的簋街燈火輝煌,一定會讓你感受到北京的另一大魅力。

簋街,這條街在夜色闌珊的城市之中永遠閃爍著耀眼的光芒。這條街在今天也是京城美食集中展示的一個絕好場所。

朝內大街81號

北京市東城區朝陽門內大街81號院的兩幢西洋小樓大約修建於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據說是皇帝給英國人建的教堂(另有夫妻開的醫院,荷蘭人修建的教堂,英國夫婦留下的房產,軍閥的宅院等不同說法),當時和它一起建的還有王府井教堂,但是由於工期比王府井那座慢,後來又爆發了戰爭,所以這裡的建設就停工了。聽說在朝內81號院小樓下面有5公里長的地下通道,可以通往團結湖,後來在修建環線地鐵時被填埋了一段。有人說這是荷蘭人留下的教堂,有人說這是英國夫婦留下的房產。這幢樓是1900年,由皇帝賜給英國人建的教堂,當時和它一起建的就是王府井的教堂,但是由於工期比王府井那座慢,後來又爆發了戰爭,這座就停工了。這之後就是一個國民黨軍官住在裡面,後來國民黨倉皇逃到了台灣,扔下了家眷,他的姨太太就在裡面的一間屋子上吊自殺了。60年代以後再無人問津。

比起東樓的整飭,西樓就破敗得多了。一進樓門,空氣霎時全都安靜下來,只聽見呼呼的風卷著殘葉在破舊的屋裡穿窗而過。一層一層攀著樓梯上去,好像越往上面樓體越是老化得厲害。走到三樓,腳下的木地板隨時可見裂縫,最大的幾乎有一個指節寬。把這層走了個來回,那麼脆弱的地板,再瘦的人也會擔心自己是否過重,仿佛隨時都可能把它踩漏,慶幸還好不是晚上。朱紅色的樓梯上有鏤花的紋案,還依稀看得出曾經的精緻。透過頂樓的小窗往外看,對面現代化的居民樓醒目耀眼,讓人有種偷窺的滿足感。出了樓後小門一轉身,正碰上不知哪個劇組扔在門口的簡易衣櫃。表面有個正在跳芭蕾舞的女人畫像,幽幽地跟我對視著。不由心頭一顫,喃喃自語道:「這女人也太像真人了吧。」

關於這處「鬼屋」的真正身份,仿佛跟它「鬧鬼」的傳說一樣多。到處黑得不行,地上全是雜物,每前進一步都必須分外小心。大家摸進一個側門,借著頭燈觀察半天,在房間正中有個窟窿,湊近一看裡面居然還有樓梯!「地下的地下啊,有意思!」我望著房間裡唯一有亮光的地方,是個小得不能再小的窗戶,大概地牢的樣子就跟這個差不多吧。陳楚他們繼續往地下走去,推斷這原來可能是個鍋爐房。

傳說一:之後,這樓裡邊出現了許多許多奇怪的事情, 每當到了風雨交加的夜晚或者月圓的晚上….房間裡就會傳出哭聲,摔玻璃瓶的聲音。

傳說二:鬼樓一街之隔的森豪公寓知道吧。那個工程從2000年前就一直停工荒廢到現在……據傳說其中一個原因不是開發商沒錢了而是曾經在2001年的夏天的某個夜晚,工地的幾個工人晚上喝多了,跑森豪公寓的地下室去撒尿。結果尿尿的過程中感覺有股風。嗖~~嗖~~的吹後脊樑。轉身才發現地下室里朝北的一面牆上有個洞。於是他們拿著蠟燭過去看。一個工人喝多了就伸腳就把牆轟的一聲揣塌了,發現牆後竟然黑漆漆的不見五指,其中一個老工人說是地道,施工打地基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這個地道了,後來就用磚給封上了,其中年輕的3個工人仗著喝了幾口酒就要進去看看,那個年長的老工人說什麼也不進去,就離開了,剩下的3個年輕的工人點著蠟燭就朝地道鑽進去了。年長的老工人出來以後就回工棚了,約莫過了20分鐘,他不經意間從工棚的2樓窗戶朝馬路對面看了一眼,那個方向正好是朝內大街81號的鬼樓,就發現鬼樓的窗戶里忽然閃了幾下光亮,然後接著陡燃就滅掉了,四周死一樣的寂靜。老工人忽然感覺到一絲莫名的不詳,不過也沒有多想就睡覺了,第2天,昨天晚上進地道的3名年輕工人沒有來上班,工友去工棚找也沒有發現,第3天,第4天,3名工人失蹤了。如果你曾經在夏天某個炎熱的酷暑當頭的時候,從公寓前經過的話,會突然被襲襲涼意所驚奇。這是的確存在的事實。曾經有人做過實驗,發現公寓前的溫度要比離此二十米不遠的地方低好幾度。至於是否是地下有物而造成的,我們就不得而知了。很奇怪,這樣的一棟樓為什麼不拆除,重新翻蓋。而是內外布滿編織布,似乎是要修繕。而且這個實際高5層的老式建築,在80年代卻又在其樓頂新加蓋了一層樓。我們知道樓上加樓是需要建設部門批准的。而批准的條件之一就是這棟樓必須有足夠深的地基。那麼朝內大街130號的地下究竟有什麼呢?它在文革時期又發生了哪些離奇故事呢?朝內大街79號里的白鬍子老爺子究竟何許人也?朝內大街和小街路口之間的過街天橋為什麼建成X字形狀?朝內大街恆親王府又稱五爺府內有何樣機關密道呢?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90年代初朝內大街的改造工程,一切都變得撲朔迷離。。一切也將隨歷史煙飛雲散。

傳說三:中央電視台有個頻道做了一期關於朝內81號的節目。據說前些年,政府打算拆這個房子,可是在拆的過程中有些民工無緣無故的不見了蹤影,後來就不敢再動工了。

北京375路公共汽車消失玄案

北京375路公共汽車消失玄案

時間:1995年11月14日深夜

地點:北京圓明園—香山路段

事件:375路公共汽車司機和售票員離奇失蹤

現在的375路公共汽車已經更改為(北宮門—西直門),原為330路當初是頤和園開住香山的。

1995

年11月14日深夜,夜已經很深很冷,風也很大。一輛公共汽車緩緩駛出圓明園公交總站,慢慢地停靠在圓明園南門公交車站旁邊。這已經是當晚的最後末班車了。車上有一位年齡偏大的司機和一名年輕的女售票員,車門打開後上來四位乘客。一對年輕夫婦和一位年紀老邁的老太太,其中還有一個年青的小伙子。他們上車後年輕夫婦親密地坐在司機後方的雙排座上,小伙子和老太太則一前一後的坐在了右側靠近前門的單排座上。車開動了,向著終點站香山方向開去……

夜色顯地更加的沉靜,耳邊所能聽到的只有發動機的轟鳴聲,路上幾乎看不到過往的車輛和行人。因為11月的北京深夜十分地寒冷,更何況是在那麼偏僻的路段。(那時的這條路段的確十分的偏僻)車繼續前進著,大概過了兩站地,剛剛過了北宮門車站也就是300多米,大家就聽到司機突然大聲罵道:媽的,這個時間平時連個鬼影都看不到。今天真他媽的見鬼了,靠!還不在車站等車。這時大家才看到,100米遠的地方有兩個黑影再向車輛招手。就聽售票員說:還是停一下吧!外面天氣那麼冷,再說我們這也是最後末班車了。(註明:那時的圓明園—香山路段也的確就這一趟公交車,而且那麼晚了,計程車司機根本不會跑那麼偏僻的道路)車停下了,又上來兩個人。不,確切地說應該是三個人。因為在那兩人中間還被架著一個,上車後他們一句話也不說,被架著的那個人更是披頭散髮一直垂著頭。另外兩人則穿著清朝官服樣子的長袍,而且臉色泛白,大家都被嚇壞了,各個神情緊張,只有司機繼續開著車向前行駛。這時只聽女售票員說:大家都不要怕,他們可能是在附近拍古裝戲的,大概都喝多了,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大家聽她這麼一說,也都恢復了平靜,只有那位老太太還不斷的扭頭,神情嚴肅地看著坐在最後面的三個人,車繼續前進著……大概又過了三四站地,路上依然很靜,風依舊很大。更不要提又有什麼人上車了,那對年輕的夫婦在上一站已經下了車,司機和售票員有說有笑地聊著天,就在這時,那位年邁的老太太突然站起身子,並且發了瘋似地對著坐在她前面的小伙子就打,口中還叫罵著說小伙子在他們上車時偷了她的錢包。小伙子急了,站起身對著老太太就罵:你那麼大的年紀了,怎麼還血口噴人呢!老太太也不說話,用兩眼怒瞪小伙子,並用左手用力抓著他的上衣領子就是不放手。小伙子急的滿臉通紅,就是說不出話了。老太太開口卻說,前面就是派出所了,我們到那裡去評評理!小伙子急說:去就去,誰怕誰啊!車停下了,老太太抓著小伙子就下了車。他們看著已經遠去的公共汽車,老太太長出了一口氣。小伙子不奈煩的說:派出所在哪裡啊!老太太卻說:派什麼所啊!我救了你的命啊!小伙子不解的說:你救了我什麼命啊!我怎麼了,不是好好的嗎?老太太:剛才後上車的三個人不是人,是鬼啊!小伙子:你是不是神經病,我才真見鬼呢!小伙子說完扭頭就要走。老太太:你不相信也可以,讓我把話說完啊!小伙子站住身子,老太太接著說:從他們一上車我就有疑慮,所以我不斷回頭看他們。說來也巧,可能是因為從窗戶吹進的風,讓我看到了一切,風把那兩個穿祺袍的人下身吹了起來,看到他們根本就沒有腿!小伙子瞪著一雙大眼吃驚地看著老太太,滿臉冒汗,說不出一句話!老太太說:楞什麼啊!還不趕快報警……

第二天,公交車總站報案,昨天晚上我站最後的末班車和一名司機一名女售票員失蹤。警察迅速查找昨天深夜報警並被警方疑為神經病的小伙子。兩小時後小伙子和那位老太太被找到。當晚,北京晚報和北京新聞迅速報導了這令人震驚的新聞並對小伙子和老太太做了現場採訪。

第三天,警方在距香山100多公里的密雲水庫附近找到了失蹤的公共汽車,並在公交車內發現三具已嚴重腐爛的屍體。更加另人不解的疑點接重而來。

第一:發現的公交車不可能在跑了一天的情況下還能開出100多公里,警方更發現車油箱裡面根本不是汽油,而是鮮血。

第二:更讓我們不解的是,發現的屍體在不到兩天的時間裡已經嚴重腐爛,就是在夏天也是不可能發生,經屍檢證實並不是人為的。

第三:經警方嚴格檢查當天各個通往密雲的路口監視器,什麼也沒發現。

這起離奇事件在當時轟動了整個北京醫學界和公安部門。大家可以問一問在北京的老人,一般都會知道!

勁松鬼樓

勁松鬼樓

勁松小區—北京城裡最大的住宅區,貫穿東南地段的二環與三環間,整條主幹大街修建得豪華亮麗,二側高樓聳立,人行道上有法式的洋漆坐椅,歐式的花池、古桐色的造型柵欄,所有的建築物都被塗上顏色,或是典雅的富貴灰、寶石藍,或是艷麗的橙黃、磚紅,顯得生機勃勃,象是七個小矮人的森林城堡。

夜間小區里張燈結彩,街頭的噴泉會隨著音樂吐出各種各樣的水柱,地面鑲有一排排的玻璃燈罩,向天空打出耀眼的光芒,便道上布滿藝術燈塔,從燈柱上的鏤空小洞裡透出朦朧迷人的杏黃色光暈,已然是童話中的王國。

我家就住在這條北京唯一的申奧示範街上的一座塔樓上。

欣賞著這麼漂亮的小區,有誰會想到二十年前這裡還是南城最大的亂墳崗。這裡從鬼住到人住,一場人鬼爭地大戰一直在明爭暗鬥著。也正因為如此,發生在這片充滿現代化的繁榮小區里的許多奇聞怪事總被人們津津樂道著。

說相聲的姜昆、李文華你一定認識吧!他們倆都住在這個小區里,只不過姜昆家遠些,已出了勁松東口,而李老家僅與我家隔三座樓,那是一座五層高的普通紅磚居民樓。

84

年左右北京發生了件大事,當時人們、尤其是住在勁松附近的,個個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傳說李老住的那幢樓鬧鬼,每當天黑,一進那個樓門,就能聽到悽慘的哭聲,在你耳邊縈繞,並可以看到周圍鬼火閃爍,而樓道里的照明燈也忽明忽暗,足已嚇破人膽。而到了夜深人靜家家進入夢香時,門外卻熱鬧非凡,聊天兒的、搬東西的、打架的、罵孩子的聲音都清清楚楚,但當人們打開房門,聲音驟停,只留下探頭觀看的鄰居面面相覷。

當時那座樓是新建不久的,搬進去的住戶只有一半左右,發生了這件事,樓里的住家又紛紛搬走了,只剩下空樓。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著走了,整個空樓安安靜靜的。於是有些實在沒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來了,開始幾天平安無事,直到那天,有一個老太太晚飯後溜彎回來,上了樓梯看到有個披著長發的女人在自家門前站著,老太太納悶,不認識呀,便問那個背對自己的女人找誰。問了二遍,也沒有回應,老太太便一邊叫屋裡老伴和兒子的名字,一邊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邊自己進屋去。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轉過身來,就著樓道昏暗的燈光,老太太看見了她的正面,嚇叫一聲瘓在地上暈過去了。她的家人聽見叫聲來開門,看見母親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馬上把她送到醫院搶救。老太太醒了以後還嚇得混身哆嗦,斷斷續續地說了事情的經過,原來那個女人轉過身子,老太太看見她的那一面也是個長髮披肩的背影!可憐這個老太太被嚇得不能下床了,還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後只好被送回鄉下老家休養。

從那以後,此樓鬼鬧得更凶了,這件事也被喧染得無人不曉,很不利於正在進行的勁松住宅小區改造工程,於是政府出面調查此事,多名各種領域的學者、科學家深入研究,並公開在《北京晚報》上發表大量的文章闢謠,鼓勵住戶再搬回來,同時派遣警力守衛此樓。記得當時報紙上講,鬼火是因為磷在空氣中燃燒,鬼哭是因為樓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現象都有個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譯。但廣大市民對此均抱有懷疑態度,甚至幾戶居民合資請來陰陽先生來做法,場面搞得很大,不管怎麼樣,還是有些效果的,此樓的鬼事倒是越來越少了。


那年我八歲,在這座鬼樓後面的小學校上三年級,在滿城風雨時,曾不顧家長的恐嚇,和幾個膽大的同學偷偷去偵察過此樓。因為樓門朝北開,一進樓道便有陣陣陰風迎面吹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汗毛都豎起來了。那時還沒有聲控燈,走上幾級台階,樓道燈突然亮了,而此時是白天,並且沒有任何人去拉燈繩。幾個小孩互相看看,個個都是驚恐萬分,不約而同的撒丫子就跑,等跑出樓門,小臉還是煞白,從此上學放學都遠遠地繞著它走了。

作者注:經過調查,其實李老家並不住在此樓,而應是在鬼樓後面那座才對,但當時人們為了說明此樓的地理位置,都以『李文華後面那樓』做為特定代詞,隨著越傳越廣,漸漸簡化,而概括成李老家那樓了。

菜市口刑場

菜市口刑場

菜市口,清代殺人的法場,設於今宣武區菜市口百貨商場附近。北京的胡同多,街口就多,名氣最大的當數宣武門外的菜市口。菜市口名氣大是因為那曾是殺人的地方,是刑場,有不少名人都是被斬首在菜市口。戲文中唱道「推出午門斬首」,其實是拉到菜市口「出紅差」,砍頭!犯人被殺後,屍體被人運走,血跡即被黃土墊蓋上,爾後便有人在此賣菜,菜市生意興隆,故菜市口由此而得名。

菜市口在京城的名氣可是不小,一千年前的遼代,這裡是安東門外的郊野,金代是施仁門裡的丁字街,明朝時是京城最大的蔬菜市場,沿街菜攤菜店眾多,所以四九城的許多人都來此買菜,並把菜市最集中的街口稱為菜市街,清代時改稱菜市口,此名一直沿用到今日。使菜市口名聲大振的主要原因,是清政府將殺人的刑場從明朝時的西四牌樓(當時叫西市)移至宣武門外的菜市口。據說當年的刑場就設於今天的菜市口大街北側十字路口附近(原宣武區菜市口百貨商場舊址附近),每到冬至前夕對判為秋後問斬的囚犯執行死刑死囚在天亮前被推入囚車,經宣武門,走宣外大街到菜市口,囚犯由東往西排好,劊子手手執鬼頭刀也依次排列,頭被砍下來後,掛在或插在街中木樁子上示眾。慈禧太后發動宮廷政變奪得政權,實行首次垂簾聽政時,受咸豐皇帝遺詔的八位贊襄政務大臣中的肅順,就是在此被殺頭的。戊戌變法失敗後,慈禧將譚嗣同、劉光弟等志士同仁殺害於此。據馬芷庠編寫的《北平旅行指南》記載:每逢秋後朝審,在京處決犯人眾多之時,由東向西排列,劊子手執刀由東向西順序斬決。所用鬼頭刀五柄、凌遲分屍刀十柄,現存於歷史博物館。舊時,犯人被押出宣武門(順承門),過斷頭(魂)橋,經迷市,送往菜市口法場,就不可能有生還的希望了。犯人被殺後,屍體被人運走,血跡即被黃土墊蓋上。以後菜市口逐漸成為刑場的代名詞。1911年隨著清王朝的滅亡,刑場被轉移以後這一帶逐漸成為宣外大街最繁華的商業街和交通樞紐。

傳說:有這麼一家裁縫鋪子,就住菜市口,由於手藝好,生意很旺盛。時間久了就遠近都出了名。就說這有這麼一年,夏景天兒,菜市口外砍死了一個亂X。當天晚上,裁縫鋪掌柜的睡著正香,突然發現屋裡有人走動,心裡一想,八成鬧賊。可又一想,這賊就讓他鬧吧,反正我這屋裡一件值錢的東西都沒有。就眯縫著眼睛瞅著,這賊摸索了一會,倒也懂事出門隨手把們給關了。第二天,掌柜的起床看看丟沒丟什麼東西,一收拾發現自己的針線笸籮不見了。就在這時外頭有人喊:掌柜的快出來看看吧。掌柜的出門跟眾人到荒郊一看,昨天那個斬首的人,腦袋和身子連在了一起。而且脖子上有一串細細的線痕,旁邊就扔著裁縫鋪的笸籮!菜市口斜對過兒有個鶴年堂,刀傷藥出名。每次行完刑,夜裡總有「人」拍門買刀傷藥。後來,到鶴年堂買刀傷藥也成了老北京的一句罵人俗話了。老鋪現在應該已經拆了。

鑄鐘娘娘

以前,住在北京城和北京附近的人,每天晚上7點鐘,都能聽到「邪!邪!邪!」的鐘聲,很動聽。這時候,媽媽們就會對孩子說:「睡覺吧,鐘樓打鐘啦,鑄鐘娘娘要鞋了,快睡吧,別吵了鑄鐘娘娘。」

相傳,很早以前,還沒有鐘錶時候,各地都有一個鼓樓,每到定更(晚上7點)天,就開始打鼓,人們就知道時間了。京城的鼓樓很大,皇帝嫌太孤單,傳下聖旨,要求鑄造一口一萬斤重的大鐘,再建一個鐘樓。大臣接過聖旨,就把全國有名的鑄鐘匠人召集到京,命最著名的工匠老鄧為工頭,帶領大家鑄鐘。人們先在鼓樓西面開了一個鑄鐘廠,一批人就吃住在廠里,埋頭幹起來。20天以後,一口大鐵鐘鑄成了。大臣忙請皇帝去看,本想領功請賞,沒想到皇帝一看那黑黝黝的大鐘,就很不滿意,再一聽鐘聲,生氣地說:「這是什麼聲音?真難聽!別說全城人聽不見,連我皇宮恐怕也聽不到。再給你三個月期限,鑄一口一萬斤重的銅鐘,要讓京城四郊都聽得見。」說完,怒氣沖沖地走了。大臣嚇壞了,忙責令工匠們按皇帝的旨令,鑄一口大銅鐘,還威脅,鑄不成要殺頭。

老鄧只好又帶領工匠們加緊幹起來。可是兩個月過去了,不是銅汁凝不上,就是鑄不成鍾樣,化了鑄,鑄了又化,反反覆復,眼看限期臨近了,還沒看到銅鐘的影子。老鄧整天愁眉不展,妻子、女兒也陪著他掉淚。

這一天,是期限的最後一天。前一天晚上老鄧沒有回家,把鄧姑娘母女急壞了。天一亮,鄧姑娘就要去鑄鐘廠看看爸爸,媽媽勸不住,只好任她去了。來到鑄鐘廠,在化銅爐前,她看到了滿頭大汗的爸爸和一個個疲憊不堪的工匠們,心裡很難過。這時,一個工匠說:「完了,銅汁怎麼也不對頭。太陽一落山,我們也就沒命了。」鄧姑娘看看爸爸和他的夥伴,心都要碎了。她想,這麼好的叔叔伯伯們,就要為了一口鐘而喪命,我活著有什麼意思呢?想到這裡,把心一橫,向化銅爐跑去……等老鄧反應過來,只拿住了姑娘一隻繡花鞋。老鄧悲痛欲絕,工匠們也陪著落淚。

正在這時,忽聽一個年輕工匠喊起來:「快看,銅汁變樣啦!」大家一看,果然,銅汁放出異彩,很像能鑄成鐘的樣子。大家擦乾了眼淚,馬上動手鑄鐘,終於趕在太陽落山之前鑄成了一口大銅鐘。

從此,每到定更,就能聽到那「邪!邪!邪!」的鐘聲,老媽媽們就會傷心地說:「鑄鐘娘娘又要那隻繡花鞋啦。」至於說後來,鑄鐘廠拆了在原址蓋了一座鑄鐘娘娘廟,現在好像也拆了鼓樓後面就放著那口不用的鐵鐘。

如今,鑄鐘廠取消了,但還留有「鑄鐘廠」的地名(在北京舊鼓樓大街)。在「鑄鐘廠」里人們還能看到一座「鑄鐘娘娘廟」。

柳蔭街2號

柳蔭街2號

柳蔭街現在也叫元帥街,位於北京西城區東北部。南北走向,南部略向東傾斜。北起羊房胡同與後海南沿相連;南段分為東、西兩岔:東岔南至前海西街,西岔南至定阜街與龍頭井街相連;中與西口袋胡同、東口袋胡同、西煤廠胡同、小新開胡同、大翔鳳胡同、大新開胡同、銅鐵廠胡同相交,東臨恭王府,西臨濤貝勒府。這裡曾住過聶榮臻、徐向前、王震、張愛萍、楊尚昆等軍界將帥,故得名「元帥街」。這裡也是北京惟一保留下來有四合院的地方。

某人口述:時間大概是九十年代初。當時我姥姥家住在那裡,我小時候也在那裡住。現在後院拆遷了,前院應該還在(就是軍隊院對著的比較老的紅門)。

當年的故事發生在這個院的廁所里,那個時候整個柳蔭街幾乎人人皆知。這個廁所在院子的最內側,比較偏僻,因為沒有人家願意正門對著它。都是後窗戶,而且封的特別嚴。小時候的感覺是院子很冷清,很安靜。廁所這邊就更安靜了,衛生條件也很差沒有人願意多待。這個廁所整個大概有7平米左右。男女廁所都只有兩個蹲位。男女側兩邊只有一個還沒有手電亮的燈泡照明。事情全院子都知道,是我姥姥和我詳細講的。就是在一天晚上十二點半左右,前院的一個老太太上廁所。剛進廁所蹲好就大叫一聲,魂飛魄散的一樣跑回了家。褲子都沒有系好。到家裡就不行了,躺在床上兩眼瞪大直勾勾的瞪著天花板。我姥姥說第二天她去看那個老太太的時候老太太說她看見了一個半男半女的臉在廁所的牆面上,一陣陰氣向她打了過來。嚇的大叫了一聲隨後嚇的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的家。此後這個老太太就大病一場,沒有幾天就故去了。到故去的時候眼睛都是瞪著天花板的。我姥姥還說70年代的時候也發生過同樣的事情。那時候是一個40多歲中年男人在做木工活到10點左右,然後也是上廁所準備睡覺。結果發生的事情和現在一樣,一個正是壯年的男人也是看見不乾淨東西以後沒有幾天就過世了。現在我姥姥也不在世了。不過要是問住在柳蔭街的老街坊對這件事情應該都知道一些。那時候我歲數還不大,記得事情發生之後我就不敢去那個廁所了,晚上要是解大手都是去西邊的西口袋胡同上,那裡的廁所比較大。這幾年這個廁所因為外來住戶比較多不好清潔已經上了鎖了。本院的住戶都知道鑰匙放在哪裡(我記得前兩年是人家後窗台的磚下面)。故事講完了,反正對於我來說故事是真是的,因為雖然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可是周圍的一切還有發生的事情確實是真實的。不信沒有辦法,不怕你去聽或者參觀。

佛香閣

佛香閣是頤和園的主體建築,建築在萬壽山前山高21米的方形台基上,南對昆明湖,背靠智慧海,以它為中心的各建築群嚴整而對稱地向兩翼展開,形成眾星捧月之勢,氣派相當宏偉。佛香閣高40米,8面3層4重檐,閣內有8根巨大鐵梨木擎天柱,結構相當複雜,為古典建築精品。

你們知道為什麼萬壽山上要蓋個佛香閣嗎?

乾隆修造清漪園時,原準備在此處建一座九層寶塔,當建到第八層,乾隆一道聖旨,把已建好的八層拆掉,重新建造了一座八方閣,即佛香閣。對於乾隆拆塔建閣之事,歷來眾說不一。一種認為:乾隆建延壽塔,名義上為母后作壽,實則為把三山五園連成一體,想使延壽塔成為攜東西皇家園林的主體建築。但建到第八層時發現和原來想像不符,故拆塔建閣;另一種認為,京西一帶,歷來塔多,為避免塔影重疊,乾隆才下決心拆塔建閣。實際上,建閣確實收到了比較好的效果。閣高而有氣勢,大而穩重,與前山建築融洽得體。

還有傳說是這麼講的,當年皇帝想在海淀這片風景秀美的地段造大園子。最早是乾隆皇帝,人家說這萬壽山下是個古墓,是明朝某個王妃的墓,動不得。號稱這妃子當年可不是善主,她的墓動不得! 乾隆聽了,說怕什麼,給乾隆親到現場一看墓的大石門已被挖開,可是門裡面刻著八個大字:「你不動我,我不動你!」乾隆一下就嚇壞了。趕忙命人把土都蓋回去,並在萬壽山上蓋一大廟鎮住著不冥的鬼魂,這就是佛香閣了。


延伸閱讀

除了鼓浪嶼,國內還有這5個文藝旅行地值得你去

26個字母,讓你更加了解九江!愛上九江!

一杯香濃牛奶,伴你整夜好眠!

天吶!貴陽紅楓湖中居然藏了座人魚宮殿,太美太驚艷

為什麼冥王星會被踢出太陽系的行星行列?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