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賈母前80回,都沒有表態誰是寶二奶奶嗎?


紅樓白書生通部紅樓,寫的就是「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緣」的交集。「木石前盟」即林賈兩家關於二玉的婚約,「金玉良緣」專指二寶的姻緣。賈母是「木石...

- 2019年1月06日11時52分
- 歷史文摘 / 紅樓白書生

紅樓白書生

通部紅樓,寫的就是「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緣」的交集。「木石前盟」即林賈兩家關於二玉的婚約,「金玉良緣」專指二寶的姻緣。賈母是「木石前盟」訂立的最堅定者,這本身就是對「誰會是這個家族裡的『寶二奶奶』」的明確表態。我們看第三回林黛玉進榮國府時,賈母的那一番真情表演,難道還不是對「誰會是這個家族裡的『寶二奶奶』」的明確表態?王夫人力挺「金玉良緣」,換言之,二舅媽最抵制「木石前盟」,當得知薛寶釵選秀落選,立即指使其女元妃端午節賜禮唯二寶一樣,變相指婚。這一切賈母心知肚明,遂於五月初一率薛姨媽、王熙鳳及大觀園眾女兒和寶玉,上山去清虛觀看戲,委託張道士為寶玉選媳,「你可如今打聽著,不管他根基富貴,只要模樣配的上就好,來告訴我。便是那家子窮,不過給他幾兩銀子罷了。只是模樣性格兒難得好的。」明眼人一看便知,此舉直接對抗元妃端午節賜禮的暗示。因張道士的金麒麟引出史湘雲的金麒麟,直言若論「金玉良緣」,榮國府早已存在了。有人說,賈母清虛觀之行,對「木石前盟」不也一樣有效嗎?不一樣。賈母的言行,是具特定背景和特定環境的,元妃端午節賜禮之事,薛姨媽、王熙鳳是知道的,此日她二人也都在場。我們完全可以這樣理解,賈母此時貶斥「金玉良緣」,就是支持「木石前盟」。

從清虛觀回去後,林黛玉因對張道士為寶玉提親極為不滿,將氣撒在寶玉身上,二玉鬧得不亦樂乎,賈母前往勸解也未頂用。老人家急的抱怨說:「我這老冤家是那世里的孽障,偏生遇見了這麼兩個不省事的小冤家,沒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是俗語說的,『不是冤家不聚頭』。幾時我閉了這眼,斷了這口氣,憑著這兩個冤家鬧上天去,我眼不見心不煩,也就罷了。偏又不咽這口氣。」自己抱怨著也哭了。這話傳入寶林二人耳內。原來他二人竟是從未聽見過「不是冤家不聚頭」的這句俗語,如今忽然得了這句話,好似參禪的一般,都低頭細嚼此話的滋味,都不覺潸然泣下。雖不曾會面,然一個在瀟湘館臨風灑淚,一個在怡紅院對月長吁,卻不是人居兩地,情發一心!


賈母連「不是冤家不聚頭」這樣的話都講了,難道還不是對「誰會是這個家族裡的『寶二奶奶』」的明確表態嗎?

第二十九回賈母在清虛觀山上山下的言論行動,是老祖宗支持「木石前盟」的頂點。此後,賈母對「木石前盟」的立場、態度就由力主慢慢轉變為動揺,乃至最後跌向背棄了。賈母動揺、背棄「木石前盟」的原因有三,第一,黛玉的性格中含有嚴重的悲觀色彩,這一點賈母是不喜歡的。第二,黛玉那時好時壞、一直未能治癒的病也是賈母的顧慮。第三,第五十七回「慧紫鵑情辭試莽玉」,令寶黛之戀大公開、大暴露,讓賈母大為難堪。


因為「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緣」是交集的,這就涉及賈母對「金玉良緣」的立場和態度。說賈母不喜歡薛寶釵不是事實,說賈母因喜歡薛寶釵「所以在前八十回里始終沒有明確表態誰會是這個家族裡的『寶二奶奶』」也不是事實,但說賈母在前八十回始終反對「金玉良緣」卻是事實。賈母反對「金玉良緣」不是因為不喜歡薛寶釵,而是因為王夫人慾將賈府變為王氏天下。賈母何等精明老辣,她雖然不喜歡長房,但她也絕不願意看到賈府變為王氏天下。即便在賈母對「木石前盟」發生動搖乃至背棄的情況下,她也還是反對「金玉良緣」的,證據之一是向薛姨媽求配薛寶琴,證據之二是賈母也曾打過傅試之妹傅秋芳的主意,清人洪秋蕃評論賈母說:「復游移於傅試之妹」。賈母最後屈從「金玉良緣」,實乃情非得已,本人年事已高,王氏勢力已成氣候,賈府的頹勢已無力挽回,只好順水推舟。


延伸閱讀

大自然神奇的產物,讓人嘆為觀止!

家裡養了一對異性狗狗,天天都跟過節似的

既然數學不完備,為什麼基於數學的物理學能描述宇宙

科學家研究發現北極臭氧層出現新的缺口

古老的數學概念或可以解決——量子力學和相對論在時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