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風骨河北|人物系列——答D先生再說盧仝


燕趙都市報茶仙盧仝的生命和生活中,除了茶,有朋友,有家人,還有酒。生活中不能沒有茶,生命中不能沒有酒。《盧仝喜逢鄭三游山圖》,明朝蔡元勛畫。...

- 2019年1月20日07時53分
- 人文文摘 / 燕趙都市報

燕趙都市報

茶仙盧仝的生命和生活中,除了茶,有朋友,有家人,還有酒。

生活中不能沒有茶,生命中不能沒有酒。


《盧仝喜逢鄭三游山圖》,明朝蔡元勛畫。

老D:

久不通信,那天忽然想起翻郵箱,一打開就看到了你的信。你說你剛看了月初我那篇《朋友盧仝》,感覺文章意猶未盡,留了辮子。

不愧是老D,眼睛「獨」。確如你所說,我故意留了「辮子」的。

既如此,我也不用客套,老朋友了,單刀直入,對未盡之意,做兩點補充,爭取不再被你「抓辮子」。


元朝錢選的《盧仝烹茶圖》。

有關朋友的

古時候,朋友見面,不像今天這麼容易,想說的話積累起來,結成文字,或詩文,或書信,文字有溫度,也有厚度。今天,網絡發達,天涯如咫尺,跟古時候大不同,反倒讓人覺著朋友不見面,用文字說說心裡話,比視頻聊天,甚至比見面有時都好。就盧仝而言,他那個年代,常咫尺如天涯,見面之難今天人很難想像,我們愛發思古之幽情,這大抵也是原因之一。

盧仝的朋友,不僅有稱他「先生」的大文豪韓愈,有視他為「鳳凰」的窮詩人孟郊,有從常州給他寄新茶讓他寫出傳世名作「茶歌」的孟簡。除了他們三位,能叫上來的,還有一些,譬如「河南人」馬異。

馬異這個人很可能是盧仝把家搬到洛陽後,最早結識交往的朋友。盧仝那年剛不惑之年,馬異大抵小也小不了幾歲,大也大不了幾歲,但兩人性子合,脾氣對,連對文字的拿捏也近似。「昨日仝不仝,異自異,是謂大仝而小異。今日仝自仝,異不異,是謂仝不往兮異不至,直當中兮動天地」,盧仝很快寫了「與馬異結交詩」,直道:平生結交若少人,憶君眼前如見君。青雲欲開白日沒,天眼不見此奇骨。此骨縱橫奇又奇,千歲萬歲枯松枝。半折半殘壓山谷,盤根蹙節成蛟螭。忽雷霹靂卒風暴雨撼不動,欲動不動千變萬化總是鱗皴皮。此奇怪物不可欺,盧仝見馬異文章,酌得馬異胸中事。風姿骨本恰如此,是不是,寄一字。

可愛的馬異很快寫了「答盧仝結交詩」響應:有鳥自南翔,口銜一書札,達我山之維。開緘金玉煥陸離,乃是盧仝結交詩。此詩峭絕天邊格,力與文星色相射……河水悠悠山之間,無由把袂攄懷抱。憶仝吟能文,洽臭成蘭薰。不知何處清風夕,擬使張華見陸雲。

再譬如劉叉,據說有俠士之舉,殺過人,命大,遇特赦,寫過「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間萬事細如毛。野夫怒見不平處,磨損胸中萬古刀」,也寫過「不為四時雨,徒於道路成泥柤。不為九江浪,徒為汩沒天之涯。不為雙井水,滿甌泛泛烹春茶。不為中山漿,清新馥鼻盈百車。不為池與沼,養魚種芰成霪霪。不為醴泉與甘露,使名異瑞世俗夸」。

從劉叉手上淌出的字句,跟盧仝的極像,極易使人想起盧仝。他跟盧仝的交往是從「塞上」開始的嗎?劉叉有首「塞上逢盧仝」:直到桑乾北,逢君夜不眠。上樓腰腳健,懷土眼睛穿。斗柄寒垂地,河源凍徹天。羈魂泣相向,何事有詩篇。

劉叉是韓愈門下弟子,也是盧仝的知音。

上述之外,盧仝的朋友還有蕭二十三、金鵝山人沈師魯、蕭二十二、含曦上人、稚禪師、崔柳州、好約法師和鄭三……「相逢之處花茸茸,石壁攢峰千萬重。他日期君何處好,寒流石上一株松」,明朝畫家蔡沖寰據此詩意,畫過一幅「盧仝喜逢鄭三游山圖」。

盧仝同賈島認識大抵也通過了韓愈。除韓愈這層關係,他們都是「范陽人」,還有層鄉親關係。賈島稱盧仝「賢人」。盧仝死後,賈島哭他,開頭就是:賢人無官死,不親者亦悲。空令古鬼哭,更得新鄰比。平生四十年,惟著白布衣。天子未辟召,地府誰來追。長安有交友,託孤遽棄移。冢側志石短,文字行參差。無錢買松栽,自生蒿草枝。在日贈我文,淚流把讀時。從茲加敬重,深藏恐失遺。

盧仝有這樣一首詩,也有琢磨頭兒:節義士枉死,何異鴻毛輕。努力事干謁,我心終不平。此詩題為「揚州送伯齡過江」。可地點清楚,伯齡是誰,卻已不能確知,我想也該是盧仝一位朋友吧。

更多跟盧仝相關的

清朝金農的《盧仝烹茶圖》。

大和九年,公元835年,唐朝廷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甘露之變,王涯等大臣被殺。

王涯跟韓愈是同年進士,這年韓愈已去世十年之久,王涯與盧仝若有交情,應當同韓愈扯不上關係。然而,那天夜裡盧仝到王涯家做客,不幸遇難的傳說,宋朝時已經流行,錢易、晁公武和劉克莊都有記載。

元朝畫家錢選和清朝畫家金農都畫過盧仝烹茶圖,乾隆皇帝弘曆在錢選的畫上題詩:「紗帽籠頭卻白衣,綠天消夏汗無揮。劉圖牟仿事權置,孟贈盧烹韻庶幾。卷易幀斯奚不可,詩傳畫亦豈為非。隱而狂者應無禍,何宿王涯自惹譏」,也提到盧仝死於甘露之變。但這說法是真是假,疑雲重重。按賈島詩中的意思,盧仝似乎只活了四十幾歲,倘或從公元835年前推四十年,盧仝應生在公元795年左右,綜觀盧仝現存詩文和他同韓愈、孟郊等人的來往時間,其中多有不合。請注意,我說的不合,指既不合乎常理,也不合乎常情。


盧仝的卒年存在疑問,他的生年同樣也沒有個準確的說法。我想很多人,包括你我,都不想在這上面花費精力,也不感興趣。我們感興趣的是盧仝這個人。

他是茶仙,他的生活當中,不只有茶,茶之外更有朋友,有兒子女兒,還有酒。

父親寫詩給子女,不足怪,但讀了盧仝寫給兩個兒子的詩,我卻不能不為之驚奇。「春風苦不仁,呼逐馬蹄行人家。慚愧瘴氣卻憐我,入我憔悴骨中為生涯。數日不食強強行,何忍索我抱看滿樹花。不知四體正困憊,泥人啼哭聲呀呀。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鴉。父憐母惜摑不得,卻生痴笑令人嗟。宿舂連曉不成米,日髙始進一碗茶。氣力龍鐘頭欲白,憑仗添丁莫惱爺」——他這首寫給小兒添丁看的詩,真是有趣。

寄給大兒抱孫的詩,他寫得同樣走心,同樣有趣,很「盧仝」:別來三得書,書道違離久。書處甚粗殺,且喜見汝手。殷十七又報,汝文頗新有。別來才經年,囊盎未合斗。當是汝母賢,日夕加訓誘。尚書當畢功,禮記速須剖。嘍囉兒讀書,何異摧枯朽。尋義低作聲,便可養年壽。莫學村學生,粗氣強叫吼。下學偷功夫,新宅鋤藜莠。乘涼勸奴婢,園裡薅蔥韭。遠籬編榆棘,近眼栽桃柳。引水灌竹中,蒲池種蓮藕。撈漉蛙蟆腳,莫遣生科斗。竹林吾最惜,新筍好看守……殷十七老儒,是汝父師友。傳讀有疑誤,輒告諮問取。兩手莫破拳,一吻莫飲酒。莫學捕鳩鴿,莫學打雞狗。小時無大傷,習性防已後。頑發苦惱人,汝母必不受。任汝惱弟妹,任汝惱姨舅。姨舅非吾親,弟妹多老丑。莫惱添丁郎,淚子作面垢。莫引添丁郎,赫赤日裡走。添丁郎小小,別吾來久久。脯脯不得吃,兄兄莫撚搜。他日吾歸來,家人若彈糾。一百放一下,打汝九十九。

最後,說說酒。酒在盧仝眼裡是什麼?占有怎樣的地位?「天下薄夫苦耽酒,玉川先生也耽酒」,宋人計有功和清人編撰的全唐詩等文獻,保存的盧仝詩文中有精彩記述。

對於酒,盧仝是一種什麼態度呢?「生涯身是夢,耽樂酒為鄉」;「昨夜村飲歸,連倒三四五。摩挲青莓苔,莫嗔驚著汝」;「人生都幾日,一半是離憂。但有樽中物,從他萬事休」;「當時我醉美人家,美人顏色嬌如花」;「意智未成百不解,見人富貴亦心愛。等閒對酒呼三達,屠羊殺牛皆自在」——這就是盧仝的態度。

除夜,酒是,「燭盡年還別,雞鳴老更新。儺聲方去病,酒色已迎春。明日持杯處,誰為最後人」。守歲,酒是,「去年留不住,年來也任他。當壚一榼酒,爭奈兩年何」。

生活中不能沒有茶,生命中不能沒有酒。

送王儲詹事西遊獻兵書,他說:「美酒撥醅酌,楊花飛盡時;半醉千殷勤,仰天一長嘆」。送邵兵曹歸江南,他說:「春風楊柳陌,連騎醉離觴。千里遠山碧,一條歸路長。花開愁北渚,雲去渡南湘。東望濛濛處,煙波是故鄉」。寄外兄魏澈,他說:「何處堪惆悵,情親不得親。興寧樓上月,辜負酒家春」。憶酒寄劉侍郎,他說:「愛酒如偷蜜,憎醒似見刀。君為麯糵主,酒醴莫辭勞」。

月下寄徐希仁,他說:「上天何寥廓,下地何崢嶸。吾道豈巳矣,為君傾兕觥」。走筆追王內丘,他說:「自識夫子面,便獲夫子心。夫子一啟顏,義重千黃金。平原孟嘗骨已土,始有夫子堪知音。忽然夫子不語,帶席帽,騎驢去。余對醁醽不能斟,君且來,余之瞻望心悠哉。零雨其濛愁不散,閒花寂寂斑階苔。不如對此景,含笑傾金罍。莫問四肢暢,暫取眉頭開。弦琴待夫子,夫子來不來」。

……

(統籌/執筆 燕趙都市報 記者 劉學斤)


延伸閱讀

人類活動擾動長江流域火歷史研究取得進展

麻省理工學院開發全新電池電極 有望提高電池功率密

人類會因南極和北極的冰川而滅亡嗎?

太陽風暴會導致數萬億美元的災難,人類的主要防禦手

SpaceX的星際鏈路衛星嚴重污染夜空,對天文學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