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義大利重啟博物館,當地參觀者:人少真好啊!


澎湃新聞在三個月的封鎖期之後,義大利逐漸重新開放了博物館及名勝古蹟。當地居民正享受著長期以來因大量遊客的湧入而無法好好體驗的世界名作與名勝古...

- 2021年3月10日15時30分
- 旅遊文摘 / 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

在三個月的封鎖期之後,義大利逐漸重新開放了博物館及名勝古蹟。當地居民正享受著長期以來因大量遊客的湧入而無法好好體驗的世界名作與名勝古蹟。

其中,羅馬鬥獸場每15分鐘只允許進入14個人,而平日裡擁擠的梵蒂岡博物館西斯廷教堂則顯得空曠,可以讓觀眾細細品味。觀眾錢伯特在參觀完梵蒂岡博物館後表示,「體驗真實太棒了」。

由於疫情而迫使關閉,以及當下的參觀人數,烏菲齊美術館、當代藝術博物館等場館的經濟損失巨大;龐貝古城則無法實行計劃項目,將專注於常規維護。


在羅馬,梵蒂岡博物館門口並沒有鋪設紅地毯。但即便如此,攝影師們依舊趕到門口,瘋狂地用鏡頭捕捉博物館重新開放後的第一批遊客,讓他們聚集在聚光燈下。

由於義大利地區之間的旅行有所限制,所以這是一個當地的節日,去體驗一把許多羅馬人的夢想:免費參觀世界上最大,最受歡迎的博物館之一的梵蒂岡博物館。去年,梵蒂岡博物館吸引了近700萬遊客 。

梵蒂岡博物館重新開放,西斯廷教堂內的觀眾

統計學家西蒙娜·托蒂(Simona Toti)居住在羅馬,但她表示,由於大量的遊客,她已經有很多年沒參觀西斯廷教堂了。儘管在線預訂門票已經縮短了從梵蒂岡城牆蜿蜒到博物館入口的一英里長隊,但許多羅馬居民仍然會被排隊的人群和擁擠程度所嚇倒。
托蒂說:「通常,這裡是如此擁擠,以至於你什麼都無法欣賞。而這一次,在羅馬參觀排除了許多障礙。」

在另一邊的羅馬鬥獸場於周一(6月1日)也重新開放了。瑪格麗塔·布拉科納(MargheritaBlaconà)和她的十幾歲的女兒正在享受免費參觀。遊客可以在羅馬鬥獸場參觀45分鐘。如今,每15分鐘只允許進入14個人。


羅馬鬥獸場也是義大利遊客訪問量最高的地方,去年參觀的遊客超過750萬人,也是當地居民避而遠之的地方。「排長隊,大量的遊客。想想就不可思議,」布拉科納( Blaconà)女士表示,自己從上小學後就沒有去過羅馬鬥獸場。「如今,我們將從遊客的短缺中獲利,並參觀一些其他景點。」

重新開放後的羅馬鬥獸場

儘管當地居民熱衷於參觀義大利的古蹟,但許多文化機構的負責人仍擔心這樣的門票銷售無法彌補之前的經濟損失。

龐貝考古遺址的負責人馬西莫·奧薩納(Massimo

Osanna)表示:「顯然,這是一場災難。」去年,龐貝遺址吸引了近400萬遊客,其中,5月的一天就吸引了4萬名遊客。目前,該遺址的每天最多只能接待400名訪客。奧薩納表示,5月28日,龐貝只有250人參觀者,讓人感覺「像是在超現實主義的繪畫中。」馬西莫·奧薩納表示:「去年,我們達到了經濟預算,但今年則根本不可能達到。因此,我們將無法執行許多計劃中的項目。現在,我們專注於無法推遲的事情,例如常規維護。」

重新開放後的龐貝古城

在一次採訪中,博爾蓋塞美術館館長安娜·科利瓦(Anna Coliva)也用「災難」一詞來描述美術館的收入損失。如今該館每天只可接待400名觀眾,而不是2,000名觀眾。科利瓦女士在美術館度過了25年的光陰,將於本月後退休。她說,「我們每月在門票銷售,活動及特殊經費上損失了50萬歐元。」義大利當代藝術博物館(MAXXI)基金會主席喬萬娜·梅蘭德里(Giovanna

Melandri)表示,未來幾個月將非常艱難。她說,封鎖使得博物館和許多義大利人都失去了生計,「損失是巨大的。」

在佛羅倫斯的烏菲齊美術館於周三(5月27日)重新開館。美術館內,如波提切利、皮耶羅·德拉·弗朗西斯卡、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和卡拉瓦喬等人的重點展品前已貼上了黑點,以確保觀眾與觀眾之間保持適當距離。美術館也將參觀人數減少了一半,從900人減少到450人,並將導覽人數上限定在10人。

在周三的新聞發布會上,烏菲茲美術館的館長埃克·施密特(Eike Schmidt)表示:「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刻,我們現在可以輕鬆地參觀美術館,如果這一輕鬆的遊覽模式可以成為未來的遊覽模式,那就太好了。」同時,他也表示,因疫情而關閉的85天裡,烏菲齊美術館虧損了1200萬歐元,約合1,350萬美元。


重新開放後的烏菲齊美術館

在新冠發生之前,羅馬鬥獸場每天最多有20,000名訪客,而目前的參觀上限為650人,使周一(6月1日)訪問該景點的遊客耳目一新。國家官員阿方西娜·魯索(Alfonsina

Russo)負責監督羅馬市中心的紀念碑和其他考古遺址,他表示,羅馬鬥獸場的負責人很高興看到「緩慢地,但更加有意識的旅遊業」重新開放。她表示,「通常來說,羅馬鬥獸場是義大利和羅馬的象徵,但它總是被遊客包圍著,人們並不總是知道他們正在參觀什麼。」但是,由於羅馬鬥獸場的收入是很大一筆資金,負責羅馬鬥獸場的官員費德里卡·里納爾迪(Federica Rinaldi)說,遊客的缺席將是一大損失。

梵蒂岡博物館董事芭芭拉·賈塔(Barbara Jatta)在談及該館通常被遊客包圍時則顯得輕描淡寫。與此前每幾天就要處理29,000張門票相比,現在則是每小時允許幾百名參觀者進入,「我們正在錯過參觀者。」她說,博物館的財政遭受了損失,這不僅是因為門票和小飾品銷售的損失,還有梵蒂岡退還了2020年預訂的數千張門票。

觀眾在梵蒂岡博物館內欣賞拉斐爾作品《雅典學院》

為了紀念拉斐爾逝世500周年,西斯廷教堂內安裝了新的照明設備,擺放了以他的著名作品為基礎的掛毯。該展廳定於4月20日修飾完畢,並舉辦相關的座談會。同時,博物館還計劃揭幕剛剛修復的君士坦丁大廳,讓遊客可以看到它的新面貌。

坎貝爾一家是過去三年來一直在羅馬生活的瑞士居民。周一(6月1日),他們成為了空曠的西斯廷教堂中的30名參觀者之一。往常,西斯廷教堂非常擁擠,以至於守衛們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驅趕遊客。「這太神奇了」,遊客法蘭茲卡·坎貝爾說。她表示,去年夏天一位瑞士朋友來訪,她在博物館內沒有停留多久就被趕走了,以至於沒有時間去欣賞著名的《創造亞當》,因此現在不得不回來重新參觀。

居住在羅馬的核物理學家瓦萊麗·錢伯特(Valerie Chambert)在參觀完梵蒂岡博物館後說,「我們看到的是羅馬不常見的那一面,這些遊覽都是免費的。目前的情況對酒店、餐館來說並非好事,但對我們來說,體驗真實太棒了。」


延伸閱讀

美國引戰太空,中俄聯手重磅出擊,普京在聯合國上做

張家界旅遊攻略——張家界回憶小穀

成都最亮眼的太空艙民宿,感覺就像住在外太空

最富傳奇性的阿波羅登月,登月方案是什麼?有4項輔

曾被稱全球最大“天眼”,共花費2.6億巨款,如今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