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前蘇聯科學家的恐怖實驗,欲制造地獄雙頭狗,實驗方式毫無人性


翔評史籍山西廣播電視台旗下帳號德國博物館收藏的一幅吉利克斯懷的作品中描繪了雙頭狗死在革德翁及海格力斯腳下的場景。上個世紀,蘇聯有著比其他國家...

- 2021年2月12日17時55分
- 科學文摘 /

翔評史籍

山西廣播電視台旗下帳號

德國博物館收藏的一幅吉利克斯懷的作品中描繪了雙頭狗死在革德翁及海格力斯腳下的場景。

上個世紀,蘇聯有著比其他國家較為發達的醫療水平。科學家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曾進行了一項毫無人性的實驗,他認為這是造福人類的實驗,實際上卻在制造怪物雙頭犬。

這個實驗說起來很簡單,就是兩個狗頭共用一個身體。實驗需要先讓狗陷入昏迷,然後把狗的頭和身體分離,在短時間內再嫁接到另一只狗的身上。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成功創造了首個雙頭犬。

第一例實驗是在一只成年牧羊犬身上嫁接一只小狗。科學家在小型狗體內注射麻藥讓其昏迷,然後將狗頭砍下,保留小型狗的心髒、肺和前爪。

科學家通過“自動射流機”模仿狗的心肺功能,來維持僅剩一只小型狗的生命。

接著他給一只大型德國牧羊犬打了麻藥,讓其昏迷,趁機在牧羊犬脖子上開了個能看見血管的口子。科學家小心翼翼地將兩只狗的血管連接在一起,兩只狗,兩個心髒,共用一個肺。

麻藥勁漸漸過去,雙頭狗蘇醒過來。牧羊犬發現自己脖子上掛著一個狗頭,瘋狂地甩頭,想要將其甩開,掙紮無果之後牧羊犬只好接受這個現實。

科學家嘗試給雙頭狗喂食,觀察兩只狗是否還具備正常的飲食功能。令他們興奮的是,雙頭狗還可以正常吃食物喝牛奶。雙頭狗雖然制造成功,但是生命僅維持兩個月左右。

得到這一成果後,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又改用一個心髒給兩個狗頭供血。

1954年,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展示了他的傑作,在最終公開的實驗中,小狗曾因失血過多而休克,但在大狗心髒的帶動下蘇醒,並且還打哈欠。

兩只狗從抗拒到適應,但僅一起存活六天便因排異反應死去,後被做成標本陳列在博物館。

實驗公開後曾遭到許多名人的抨擊,但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不以為然,依舊進行著這項瘋狂的實驗,十五年間共制作出了二十只雙頭犬。

即使是自然形成的雙頭動物壽命都不長,更何況是人為強行制造的。那些雙頭狗雖然可以正常吃東西,但最終都沒過多久就死亡。

有人認為這個實驗是假的,因為任何生物,頭和身體分離之後都會死掉,更別說將頭砍下來和另一個身體連接。

也有人覺得這是真的,當時蘇聯的醫療水平比較發達,這個狗頭實驗很可能發生,並且對醫療作出很大貢獻,不過實驗最後沒有成功而已。

除了雙頭狗實驗,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還曾做過心髒實驗。上個世紀60年代,科學家們對人體心髒停止跳動多久,大腦會死亡這一問題發生爭論。

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認為時間是1小時。為證明這一觀點,他將一只狗在熱水池中溺死,26分鐘後對這只狗進行“複蘇”。經過他們對狗進行心髒按摩、人工呼吸以及輸血,這只被溺死的狗成功複活。

在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的實驗中,這些狗相當於小白鼠,實驗的過程令人難以接受,也違背生物理論。

雖然初衷是為了造福人類,但是其行為太過瘋狂,並不被認可。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對人體器官移植手術作出巨大貢獻,但他的實驗對動物來說太過殘忍。

醫療需要進步,但不該是以這種蔑視生命的手段,這違背了基本的倫理,所有的生命都享有活下去的權利。

作為醫生應該尊重生命,即使是為了推動醫學進步,也不該剝奪其他生物生存的權利。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取得再多的成就,都不能改變他實驗本身的錯誤。

然而面對指責,他本人毫不在意,堅信只要自己能救人就一定會被諒解。

本文聲明:文字均為原創,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冒犯請聯系刪除)


延伸閱讀

祝雲武督查國慶、中秋假日旅遊接待、疫情防控及道路

隆回縣岩口鎮藕塘小學榮獲全國科學實驗大賽湖南省決

乙肝研究藥企合作,ATI-2173+VBR+TD

父母拿退休金去旅遊,兒子兒媳十分不滿,老人生氣回

揚州市政協委員考察維揚實驗小學科學教育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