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NASA史上第一次:四個科學部門有三位女性負責人


NASA中文NASA的四個科學部門中,有三個負責人是女性,這些部門是地球科學(ES)、太陽物理學(H)、和行星科學(PS),這自NASA成立...

- 2019年5月16日22時59分
- 科學文摘 / NASA中文

NASA中文

NASA的四個科學部門中,有三個負責人是女性,這些部門是地球科學(Earth Science)、太陽物理學(Heliophysics)、和行星科學(Planetary Science),這自NASA成立以來還是第一次呢。她們每個人都來自不同的國家,為NASA的探索工作帶來了獨特的專業知識。

「我們有一群非凡的女性,她們負責數十個NASA太空任務和研究計劃的成功,揭示了有關我們星球、太陽、和太陽系的新見解,」NASA總部科學任務理事會副主任Thomas Zurbuchen說,「她們正鼓勵著下一代女性成為太空探索的領導者,我們也將完成第一位登月女性的計劃。」

聽聽三位女領導者講她們的故事


Credits:NASA

SandraCauffman

NASA地球科學部代理主任Sandra Cauffman拿著一枚紀念她的郵票,由她的家鄉哥斯大黎加於2017年發行。

Credit:NASA

SandraCauffman是地球科學部門的代理主任。她領導部門努力了解我們複雜且精細的地球,這是我們已知唯一一個有生命存在的地方。一路走來,她的NASA之旅充滿了決心和堅持。

成長在哥斯大黎加的Cauffman從小喜歡閱讀科幻小說,比如凡爾納的《從地球到月球》和阿西莫夫的小說。她的母親,也是Cauffman的英雄和靈感,在努力維持生計的同時還保持樂觀的態度。


「即使我們沒有任何東西,即使我們被趕出來,即使我們因無處可去而住在辦公室,她總是積極的,」Cauffman說,「我的母親告訴我,『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你全心全意。』」

因為沒有電視,她們去鄰居家看了1969年的阿波羅11號登陸。「我只記得告訴媽媽我想去月球,」Cauffman說。

Cauffman在高中時對物理學著迷,本科在喬治梅森大學(位於維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攻讀物理和電子工程。同時,她在一家五金店打工以幫忙賺取學費。因為母語是西班牙語,她每天都努力學英語,從在店裡工作時學習「錘子」、「釘子」、「螺栓」這樣的詞彙開始,她勉強通過了英語作為第二語言的考試。她繼續前進,最終獲得了電子工程碩士學位。

她於1991年2月加入NASA,擔任戈達德太空飛行中心衛星服務項目的地面系統經理。她參與了哈勃的第一次任務、高層大氣研究衛星(UARS)、探索者平台(Explorer

Platform)/極紫外探測器(EUVE)等。此外,她還參與了氣象衛星項目地球靜止環境業務衛星(GOES)任務,以及火星大氣與揮發物演化任務(MAVEN)。在戈達德工作了25年後,她於2016年來到NASA總部,成為科學任務理事會地球科學部副主任。2019年2月,在Michael Freilich退休後,她被任命為地球科學部的代理主任。

在她NASA早期的職業生涯中,Cauffman經常是房間裡唯一或極少數的女性,但她增強勇氣說出自己的想法。如今,隨著更多女性加入NASA,她尋找機會確保每個人的聲音都能被聽見。如果年輕女同事的意見在會議中被打斷,Cauffman會介入:「喂,她在說話,我們可以聽她說嗎?」

雖然Cauffman曾短暫涉足火星任務,但地球是她最喜歡的星球,她也樂於認為地球科學對社會有實際的收益。

「當我們觀測地球這一系統時,這些工作會有益於公眾健康,會幫助地球人在颶風、龍捲風、污染、火災中生存下來,」她說,「了解海洋、水華(藻類大量繁殖)等,都可以幫助地球上的人類。」

正像她母親告訴她的那樣,Cauffman向那些渴望她這樣職業生涯的年輕人傳達了正能量:「不要在第一次被拒絕時就放棄。憑著決心和毅力,我們可以成為我們夢想成為的樣子。」

Nicola Fox

NASA太陽物理學部門主任Nicola Fox

Credit:NASA

太陽物理學部門主任Nicola Fox領導NASA努力探索我們的太陽,這顆讓地球存在生命成為可能的恆星。太陽物理科學家們正在研究太陽如何影響地球和太陽系的其他部分,以及我們如何保護太空人、衛星、和機器人任務免受其強烈輻射。科學家們還可以將太陽與其他有行星的恆星進行比較,從而深入了解哪些遙遠的岩石行星可能能使生命存在。

「自從人類第一次抬起頭來,就一直注視著天空中最明亮的光,」她說,「太陽物理學真的是最古老的科學分支了。」

出生於英國集鎮希欽(Hitchin),Fox也與阿波羅11號月球登陸有段故事。當她8個月大的時候,父親將她從嬰兒床里抱到電視機前,給她來了一段現場解說。

「(我有今天的空間科學事業)要感謝我的父親,」Fox說,「對他而言,在生活中最棒的事情就是在NASA工作。」但是由於英格蘭沒有太空計劃,這對Fox而言似乎是個白日夢,就像贏得格萊美或奧斯卡。

Fox上了一所全女子學校。學校鼓勵學生追隨她們的興趣,她的母親也確保她有機會嘗試各種各樣的愛好和追求。她從沒有「男孩/女孩應該怎樣」的概念。然而,在大學裡,Fox經常是她科學課程中唯一的女性。在獲得物理學士學位後,Fox進入了遠程信息處理(衛星和計算機工程)碩士課程,她是280名學生中的四名女性之一。再之後她繼續完成了空間和大氣物理的博士學位。

後來她移居美國,在戈達德做博士後,導師Mario Acuña(已故)是行星磁場研究的先驅。「他(Acuña)鞭策我做一些超出我舒適區的事情,」她說。1998年,她搬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物理實驗室。最近,她擔任NASA派克太陽探測器的項目科學家,該探測器於2018年發射,是第一個「觸摸」太陽的任務。

她與太陽更深的淵源是2017年的日食,那時她與父母(專門從英格蘭飛過來)和孩子們一同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曠野上,期待看到太陽被月亮遮住,然而陰雨天幾乎使這次期待泡湯了。但就在最重要的時刻,雲層散開並勾勒出太陽的日冕,輝煌的美景盡收眼底:「這是我第一次看日食,太令人興奮了。」

她於2018年9月加入NASA總部並領導太陽物理學部。她非常喜歡所有人都能參與NASA探索任務,從火箭工程師到監管人,以及「參與比你更『大』的事情。」 她要告訴下一代太空迷:每個人在NASA都可以有自己的職業生涯。

「如果考慮到將任務帶入太空的角色多樣性,所有不同類型的工作都有參與,」她說,「如果你想在NASA工作,這兒就有一份工作適合你。」

Lori Glaze


NASA行星科學部門主任Lori Glaze

Credit:NASA

LoriGlaze是行星科學部門的負責人,該部門專注於太空任務和研究,尋求我們太陽系如何形成、演化這種基本問題的答案,以及是否有其他行星現在或過去可以孕育生命。

當Glaze成長時,她的母親是一名對工作充滿熱情的航空工程師。從事從商用客機到太空梭項目的機械工作,Glaze的母親堅持在男性主導的領域。她在自己喜歡的領域工作並發展,給Glaze留下了深刻印象。

「作為一個年輕女性,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啟發,看到技術職業、在數學或科學領域的領導職業生涯是可能的,」Glaze說。

1980年,那時Glaze還是西雅圖的一名高中生,她聽到了聖海倫火山爆發的聲音。矽酸鹽灰碎片雨一樣地落在房屋和汽車上,像小塊玻璃一樣打在窗戶上。這次經歷,加上一個關於公元79年龐培火山爆發的展覽,讓Glaze迷上了火山。

在大學裡,她學到火山不僅僅在地球上。NASA的旅行者號任務在1979年發現了木衛一(Io)上的火山活動,這是地球之外火山活動的第一個證據。火星上有座巨大的休眠火山,奧林匹斯山(Olympus

Mons),是太陽系中最高的火山。金星在我們太陽系中有最多火山,儘管大家不知道它們如今是否活躍。Glaze好奇熔岩流動、噴發的方式以及不同行星上火山之間的差異。她最終獲得了德克薩斯大學阿靈頓分校的物理學士和碩士學位。在NASA噴氣推進實驗室(JPL)工作期間,她獲得了英國蘭開斯特大學環境科學的博士學位。

在JPL,她研究了軌道火山觀測台的概念和其他地球遙感研究項目。之後,她在一家私人公司任職十多年,然後開始了在NASA戈達德的職業生涯。她繼續追求自己對火山的興趣:衛星如何跟蹤地球上的火山爆發,我們地球之外的火山史是怎樣的。

Glaze參與了許多NASA贊助的金星任務概念制定研究(具體任務見原文)。在她2018年加入NASA總部之前,她還是金星大氣進入器概念DAVINCI(Deep Atmosphere Investigation of Noble gases, Chemistry, and Imaging)的主要研究者。

在過去10到15年間,Glaze見證了像她這樣的女性在領導崗位上的工作機會的巨大增長。就在兩年前,Glaze意識到她是某個研究會議上唯一的女性,但她仍然認為她的貢獻得到了尊重與重視。

「他們是我共事過的人中最多元化的一群人。在這個地方,我覺得每個人的想法都得到了尊重,並且我們真的在繼續前進、提升我們的理解、思考如何在NASA進行科學研究,「Glaze說,「能在這裡真是太好了。」

最後一個NASA科學部門是天體物理學(Astrophysics),由Paul Hertz領導。

參考


延伸閱讀

頸動脈血流與血管健康度有什麼關係呢?這篇文章給你

不走尋常路,運河打卡曼谷著名景點

彰顯徽派文化之精華,解讀捷途X70設計語言

漢樂府《江南》:富有童趣的江南採蓮詩

人類首顆人造月亮可能將在2020年的中國升起,這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