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席亞洲:怎麼看《流浪地球》反應了你的內心


小魚電台這幾天想二刷《流浪地球》發現買不到票,初一是和家人一起去看的。這幾天關注了一下網上關於《流浪地球》的評論,覺得可以對評論做一下評論。首先呢,有一大部分的評論,基本上是來蹭熱...

- 2019年2月10日12時53分
- 人文文摘 / 小魚電台

小魚電台

這幾天想二刷《流浪地球》發現買不到票,初一是和家人一起去看的。這幾天關注了一下網上關於《流浪地球》的評論,覺得可以對評論做一下評論。


首先呢,有一大部分的評論,基本上是來蹭熱點的,把大家已經說過很多次的觀點再說一次,然後賺點流量。不過話說回來,人類的本質就是復讀機嘛,大家都有相同的觀點也很正常,一起來復讀合唱吧:亞伯拉罕……,華夏……

就這樣……

而另一部分評論,是反過來,所謂「反潮流是潮流的一部分」,和主流意見對著幹的那些人,當然也會無腦黑一波,這沒啥奇怪。

當然,還有一些真心覺得這個電影不好看的——基本上,就是一些所有科幻電影都接受不了的中老年人,他們喜歡看戲,喜歡看抗日神劇,但不喜歡看科幻,覺得那是美國電影里胡編亂造的東西,還是抗日神劇真實……其實……各位可以去問問自己爹媽,可能就是這樣的。寬容一點的,說兒子(女兒)喜歡的,你就自己去看吧,


或者看看挺熱鬧;不寬容的,就各種惡語相向了……這也是客觀存在的現實,大家也不必咒罵,畢竟等你年紀大了說不定也這樣。

畢竟中國的科幻是經歷過被斥為「偽科學」的時代的——而中國民眾被各種打著「科學」旗號的偽科學騙,也不是一回兩回了。中國的第一代能真正分清科幻和真正科學,並明白科幻是一種娛樂和(大劉所說的)「思維實驗」的主流民眾,應該至少是70年代末才出生的人。

更早一代的人之中之後很少數的佼佼者才能理解大家看凡爾納,不是因為他預言了潛艇,或者登月……而是因為他的小說裡面有意思的細節。

但反過來呢,即使到了今天,還是有很多人分不清科學和科幻的。

當然了,這並不是說,什麼事兒都是「這是科幻,不必較真」,優秀的科幻作品構思的想像世界,恰恰是值得較真的,而且這是科幻迷們的樂趣所在——所以筆者就和張仲麟同學討論了半天在低大氣密度環境下,是不是需要採用低阻設計,來讓大型礦車達到200公里/小時速度的問題,以及電影里採用的半挂車結構是不是合適——筆者認為不合適,應該是用類似當代洲際飛彈TEL發射車那種結構,半掛式的話至少也要把動力軸延伸過去,類似東風-31的發射車那種結構,這樣的結構是沒法隨便脫鉤的……

當然這是屬於深度迷友的「自嗨」,大家拿來討論討論可以,並不是要拿來作為「攻擊」作品本身的武器,就好像星戰迷們總會罵《傑迪歸來》里不科學的小浣熊,用幾根原木就摧毀了按照設定比主戰坦克結實好幾倍的AT-ST,但是並不影響大家喜歡《星球大戰》系列作品。

啊,又扯得遠了

反過來,說一下前幾天更深的粽說的,關於劉慈欣小說的「神」的問題。

我想這就是一個真的見仁見智,反應你自己內心的問題了。

在最近的遊戲《王牌空戰7》裡面,有一個有意思的劇情,某超級大國總統在視察新建成的太空電梯時遭遇突襲,來救援的直升機被打了一發飛彈,飛行員死亡,總統親自駕駛飛機,卻飛錯了方向,也無法通信不知道他到底是故意的還是無意,但在玩家駕駛戰鬥機去掩護他的時候,總統座機在太空電梯附近被擊落了。然後,本國的宣傳說,這是我們英明偉大的前總統為了避免太空電梯受損,捨身撞(主角誤射的)飛彈(然後主角就去了懲戒營開飛機去執行各種自殺性任務);敵方的宣傳說,這是邪惡的敵人總統死到臨頭不甘失敗,想撞擊太空電梯摧毀人類進入太空的手段,幸好他被擊落了。然後女主角,說你相信哪一個說法,反應的是你的內心對人類的看法,人類到底有沒有希望。

其實這就和大家看劉慈欣小說,關注點到底是什麼的問題是差不多的,這反映了你的三觀。

首先我們得肯定,大劉是個很聰明,在現實社會中也能混的很好的,情商智商都很高的人。他和很多主流科幻節,主流文藝界的人,都混得不錯。雖然有的時候會話裡帶一些只有「懂的人」才能聽出來的「刺兒」……但基本上也不會激怒別人。

基本上,他是懂得「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包括在他的小說里也是這樣。《三體》里提出了「給歲月以文明,而不是給文明以歲月」……還有《三體》第一部里也有對文革的瘋狂的描寫。

但你如果你看完整《三體》你會發現劉慈欣對於「給歲月以文明」這句話,更多的是諷刺,在書里無數次證明,「給文明以歲月」才是文明本身的最終目的。而文革中「挨整」的葉文潔——某種程度上……沒整錯……(當然了這裡有點循環論證的意思)

這也是一部偉大作品真正該給人的感覺,就是它既能從正面,也可以從反面解讀。

(昨天有老兄代表武俠小說「投降」,我看以後「劉慈欣學」可能要取代「金庸學」,成為當代文學的新「顯學」了)

筆者是在中學時代一路看劉慈欣小說走來的讀者,很直觀的可以感受到,他的每部作品發表,其實都是和當時的時代背景息息相關,代表了劉慈欣對於那個時代的中國、世界的一些看法。而大劉,正如我說的,是一個很好的中國「沉默的大多數」的代言人(或者說沉默的建設者,沉默的理工男什麼的,這些人在絕對人數上或許並不是最多的,但他們是中國前進的動力,就像美國概念中的「中產階級」、或者WASP)所以我覺得確實是很值得解讀的。

所以,你說《流浪地球》小說的「神」是什麼?

化用毛主席的套路來說:「好在造反」,書里的全球大叛亂,全人類的理智在壓力下總崩潰(電影里AI的吐槽很有意思),所有人都相信「流浪地球」計劃只是一個聯合政府建立恐怖高壓統治的工具,太陽好著哪!

一夜之間,國家就被推翻了——連主角自己都跟著起來造反了。

剛才我回復別人的時候舉了個例子:你說1989年8月19日晚,走上街頭阻擋政變蘇軍的莫斯科市民,他們有罪嗎?

現代社會的「反智」傾向,包括極端環保,極端動保,極端……所有「好事兒」一旦和「極端」湊上,那就立刻變成非理智的,毀滅性的力量。

所以《流浪地球》小說的這一層面,不僅僅是政治隱喻,更是對現代社會給自己挖的坑的反思,而且隨著時代變遷,當我們看到法國「黃馬甲」運動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其實打著什麼旗號不要緊(黃馬甲恰恰是反對環保……呵呵可笑吧),關鍵的是這種把「民主」簡單等同於「多數人的情緒」的「普世價值」實在是太值得反思了。

當然《流浪地球》電影中,展示的是另一種情況,即當從科學和邏輯角度看,希望渺茫的時候,人類的情緒支撐著我們,盡一切可能,把渺茫的希望變成現實。這和小說構成了一個複雜問題的兩面,很有意思。

所以我很能理解那些看到《流浪地球》電影不拍「造反」的人會感到失望。


但是,《流浪地球》的「劉慈欣的『神』」就只有「造反」了嗎?

不是。

作為科幻小說,最大的亮點永遠是作者在其中所想到的幻想世界的核心——就好像你看「高達」的時候核心肯定不會是富野由悠季所想的「人類互相理解」,而肯定是「哇,白色惡魔!」,「哇,紅色有角三倍速!」……

於是這又是一個問題的兩面了。

《流浪地球》這本小說,從科幻點子的角度看,有意思的地方就就在於「流浪地球」這個概念本身,作為工程師,劉慈欣設想了將地球變成太空飛船需要的主要步驟(雖然有點,把大象裝進冰箱需要幾步……的意思),並且還對為什麼要這樣做,設定了一個合理的原因。

那麼,在電影中,展示這個宏偉的概念,展示整個讓地球去流浪的過程,一樣是對大劉作品「神」的把握。

如果我們跳出《流浪地球》本身,去看大劉的其他所有作品。

我們可以發現,從社科人文角度看,他在作品中討論過的問題大概是這樣:

《帶上她的眼睛》討論了一個與世界隔離的女孩子如果能看一天世界,她會如何,可以說是「浪漫到極點」;而《球狀閃電》、《魔鬼積木》討論了如果科學研究失去倫理束縛,將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贍養地球》、《贍養上帝》影射了老齡化社會問題;《白堊紀往事》、《微紀元》對於資源枯竭提出了警告;《鄉村教師》是對留守兒童和農村教育問題的反應;《中國太陽》則是討論農民工出路……

然而……這些話題並不新鮮,別的作品裡都討論過無數次了……所以主流文藝界以前對於劉慈欣的作品從來不怎麼感冒,頂多覺得奇怪,「唉?為什麼這麼無聊的書你們會喜歡?文筆不怎麼好,人物都立不起來……」什麼的……

呵呵……

可惜在劉慈欣的鐵粉們看來,事情從來不是這樣,這些人文社科的討論,在劉慈欣的作品中從來只是順便說說而已(儘管如果未來要創立「劉學」,這些倒是可以成為一個重要的研究方向)

大劉作品的點從來都是在科幻概念本身上面啊!

《帶上她的眼睛》提出了一種「進入地底」技術的新想法,並且後來進一步完善,成了《地球大炮》的核心構想;《球狀閃電》提出了「宏原子」的設想,對量子效應做了一個有趣的想像;《魔鬼積木》則是用工程學方法去做轉基因研究;《贍養》系列對文明在巨大時間尺度上的一種可能性做了構想……

這些科幻概念,才是劉慈欣在琢磨這些小說的時候真正花費最大精力去構思,打磨的東西,他自己在歷次的訪談中也是這樣說的,只不過那些想要從他身上挖掘更多「藝術的靈性」、「哲學的閃光」的訪談者們自己從來沒有明白過人家這可不是謙虛…​​​​


延伸閱讀

海淩科公司旅遊圓滿結束 深圳大鵬兩天一夜快樂出遊

五育並舉助學生成為更好的自己 西安中小學正在探索

“紫禁城室內樂團”在冒險中探索、在探索中創新

嘉峪關,山海關,誰才是「天下第一關」

精彩首秀!天七學子獲國際太空城市設計決賽中國區亞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