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一落殊方何日返?——17世紀兩名女子的「燕京」「漢城」之行


史圖館「本作品是對史圖館專欄的投稿,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作品並非嚴謹的歷史學術研究,僅供參考。」本文作者:首陽世紀中葉的北京,明清鼎革帶來的戰爭陰影還沒有完全褪去。一切都還百廢待...

- 2019年2月10日07時53分
- 歷史文摘 / 史圖館

史圖館

「本作品是對史圖館專欄的投稿,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作品並非嚴謹的歷史學術研究,僅供參考。」

本文作者:首陽

17世紀中葉的北京,明清鼎革帶來的戰爭陰影還沒有完全褪去。一切都還百廢待興的年代裡,無數的人在這座城市裡上演著自己大起大落,百轉千回的傳奇人生。而他們之中,有兩個經歷完全相反卻又境遇相同的女性角色,她們的故事在這個大時代格外引人注目


1.燕京——漢城,宮女屈氏再無迴轉的腳步

1645年,明朝滅亡的第二年,正在北京城做人質的朝鮮昭顯世子和弟弟鳳林大君一家先後被清朝特批允許回國。而在喜氣洋洋前往朝鮮首都漢城(今首爾)的隊伍中,有一名妙齡少女身份十分特別。史書中沒有記載她的名字,只知道她姓屈,原籍蘇州,七歲時就被選入宮,成為了明朝崇禎帝的妻子周皇后的侍女。

1644年3月18日晚,「闖王」李自成與明朝守軍為爭奪北京內城展開最後的巷戰。走投無路的周皇后與崇禎帝一前一後雙雙赴死。周皇后自盡前,心有不忍,阻止了要跟著殉主的屈氏,讓她逃離宮廷:「屈氏從之欲死。皇后戚然揮使去。」

逃離紫禁城後,屈氏便流落街頭。等到了清兵擊敗李自成,多爾袞帶著朝廷遷都北京,屈氏就被隨之而來的士兵捉住。或許是因為她的美貌,即便她對著士兵們破口大罵也未被傷害。清兵們將她獻給了「九王」(即多爾袞),而多爾袞則的確喜愛她的美貌,對這個充滿敵意的女子也不忍下殺手。

之前因為朝鮮王子們長期在清國做人質,從國內帶來的僕從不多,所以清朝時常賞賜奴婢伺候他們的生活。多爾袞也照此例將她送去了朝鮮王子身邊服侍。這徹底改變了這個江南女子的一生。


作為王子的侍女自然不可輕易離開,而且朝鮮的兩位王子也有意招攬明朝遺民一同回朝鮮。於是,屈氏就這麼踏上了離開北京前往關外,輾轉到達朝鮮王京漢城的旅程。

1649年,之前在清朝做人質的鳳林大君李淏繼承王位,也就是朝鮮孝宗。1654年後,也許是因為屈氏從前侍奉周皇后的經歷,她被派入昌德宮萬壽殿成為了孝宗母后莊烈王后身邊的侍女。孝宗是堅定的「反清復明」人士,甚至直言要練十萬精兵北伐恢復明朝江山。自然,身在朝鮮的屈氏一定也對此充滿期盼,希望藉此機會能回到故國。可惜,天不假年,朝鮮孝宗在位僅僅十年便於40歲的壯年離世,北伐終成空想。

之後的屈氏就在朝鮮的宮廷之中度過了數十年的歲月,在七十歲古稀之年病逝。在臨終之前,她還惦記著故土,對身旁的人說:「幸埋我西郊,庶幾見王師之出」。

只可惜,她終究沒能再回到故國,也看不到「王師之出」。

2.漢城——燕京——漢城,朝鮮公主的婚姻與歸途

「江南女子洗紅妝,遠向邊雲淚滿裳。
一落殊方何日返?定憐征雁每隨陽。」當宮女屈氏在漢城苦苦等待回國的機會時,那裡也有一個女人,即將離開故鄉踏上前往北京的旅途。

清順治六年(1649),當時權傾朝野的皇父攝政王多爾袞的元配去世,多爾袞悲痛不已的同時,也明白福金之位不能久懸。他把選擇繼室目光放在了朝鮮。

1650年,朝鮮孝宗元年,多爾袞遣人知會朝鮮孝宗,希望他能將公主嫁給自己。孝宗自然不希望愛女遠嫁,便推脫說自己只有個不到兩歲的女兒。清使卻回復即便是宗女也能接受。

就在國王犯難時,窮困的王室宗親錦林君李愷胤貪圖多爾袞送來的巨額彩禮(據同文匯考載包括黑貂皮三百張,金漆鞍、玲瓏鞍各一副,各色織物100匹,馬5匹),認為這是個發家致富的絕好機會。於是主動獻出自己的女兒作為國王的義女出嫁。

孝宗隨即將錦林君的女兒封為義順公主,並於當年4月22日安排她從漢城出發,前往清國與多爾袞成婚。

朝鮮公主出嫁時的禮服

公主出嫁那天,孝宗親自到城西送別義女,朝鮮王朝實錄里載「都民觀者,無不慘然。」公主遠嫁令人不免擔憂又無比同情。

起初,多爾袞對這個新妻子確實很重視,公主還在路上就迫不及待的命人再送赤金500兩,白銀10000兩,苧絲600匹答謝朝鮮王(其中1000兩白銀外加40匹苧絲被賜給了公主生父錦林君)。

到了5月21日,他親自帶領王公大臣離開北京出山海關到連山驛迎接公主,於當日便急不可耐的成婚:

「攝政王率諸王大臣、親迎朝鮮國送來福金於連山,是日成婚。——清世祖實錄」

可回到北京後,多爾袞一改之前的態度對送公主來的朝鮮官員發火,說公主不好看,隨行來的侍女長得也不出挑,這是朝鮮故意敷衍云云:

「九王初見公主, 頗有喜色, 待臣等亦厚。
及至北京, 以公主之不美, 侍女之醜陋, 詰責萬端, 此甚可慮矣。
九王雲: 侍女之選進, 自明朝已有舊例。
今日之擧, 欲觀爾國之所爲, 而爾國不肯精擇, 公主旣不滿意, 侍女亦多醜陋。
爾國之不誠, 於此益可見矣。」 ——朝鮮孝宗實錄

光是失去丈夫的寵愛也罷。可是在義順公主出嫁只七個月後,順治七年十二月初九,39歲多爾袞突然去世。正月十九日,多爾袞被追尊為「成宗義皇帝」升祔太廟。

如果僅到這裡,義順公主還能在金碧輝煌的王府安然度過漫長的守寡生涯,或許在身後甚至也會得到「成宗皇后」的尊榮被奉入太廟祭祀。可是政治鬥爭再次攪動了這個可憐女子的生活,多爾袞升祔太廟僅32天便被順治帝清算,削除了所有尊號並籍沒家產。義順公主也被強行改嫁給了端重親王博洛為妃,然而上天依舊不給她喘息的機會,如詛咒一般,順治九年三月,博洛一樣以39歲的年紀去世。


清世祖福臨

在守寡四年後,1656年,義順的生父錦林君作為使節來到北京,得知了女兒的悲劇人生。這位父親終於展現了一點良知,泣請允許女兒歸國:

「初,朝鮮國王族女為和碩端重親王博洛妃。王薨,妃寡居。其父李愷胤入充貢使,於賜宴日泣請其女還國。部臣以聞,下議政王貝勒會議,許之特遣太子太保議政大臣哈世屯等送令歸國。」——清世祖實錄

歷經千難萬險回到故鄉的義順公主得到了孝宗的厚待,衣食無憂的過完了孤寂的人生。

丁亥/命戶曹給義順公主月廩, 以終其生。——孝宗實錄

1662年8月,義順公主病逝於漢城。孝宗之子朝鮮顯宗憐憫她的遭遇,命有司厚葬:「上下敎政院, 錦林君女子之喪, 令該曹優給喪需。」

3.枯木再逢春,終回和平的北京

無論是義順公主還是宮女屈氏,都不是孤立的個體。她們代表的是在那樣一個戰火紛飛的時局下,被動盪的社會埋葬人生的悲情群體。

像屈氏一樣離開故國再無歸期的明朝遺民多於朝鮮繁衍生聚,至今他們的後代還要在每年正月初四身著明朝傳統服裝,登上首爾附近的朝宗岩向北京所在的西方跪拜,代替祖先完成那一份思鄉之情。而如義順公主一樣,在清朝入關前後嫁往中國的朝鮮女性,也將自己的血液融進了第二故鄉。

不幸的歲月終將過去。1727年,朝鮮使節姜浩溥在筆記中記述了親眼見到的北京景象,不由得感慨真是「天下壯觀」:

「市肆之繁華,人民之殷盛,自遼東而來所未見也。既入城,壯麗魁岸,生理豪富,物資委積,左右列肆亘十里於城之內外,炫目如畫」——桑蓬錄 冊十四

朝代更替的戰火留下的荒野也重新變成了朝鮮使節筆下「田疇相連,雞犬相聞」的樂土。和平的貴重,或許只有親歷者才能明白。


延伸閱讀

月季花這種「藥罐子」花特容易感染病蟲害,有什麼好

如果把燕魚和七彩神仙魚養在一起,誰會先患病或者死

這幾種觀賞魚因為比較能生、經常爆缸,所以很多魚友

看完就出發!帶你夢回盛京對話古人,開啟一場追憶清

高層住宅適合養什麼品種的寵物犬?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