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梅舒適:曾當西泠印社名譽副社長的日本書法界泰斗


藝周刊編者按:梅舒適視吳昌碩的書法篆刻藝術為圭臬,但他自己的創作中卻了無缶翁的痕跡。在全面研習了中國傳統的書法篆刻後,梅舒適開始了創新的探索...

- 2019年2月03日19時53分
- 人文文摘 / 藝周刊

藝周刊

編者按:梅舒適視吳昌碩的書法篆刻藝術為圭臬,但他自己的創作中卻了無缶翁的痕跡。在全面研習了中國傳統的書法篆刻後,梅舒適開始了創新的探索。他的實踐維繫起日本傳統書法——現代書法——前衛書法,成為書法傳承中的紐帶人物。

文/蔣頻


梅舒適(1914—2008年)原名梅舒適郎,原籍日本大阪。1948年在日本創立「篆社」。曾任日本書藝院理事長、日本篆刻家協會理事長、西泠印社名譽副社長、日本中國友好協會顧問等。

梅舒適郎趕上了日本繁榮昌盛的年代,又生性聰穎,他自小就立下了長大要做一番事業的人生目標。他在研習篆刻時也愛上了書法。為了成為一個有內涵的書法篆刻家,他開始研究日本的書法史和篆刻史。

日本印章的起源似乎是獨立的,但最後的審美影響卻指向中國。梅舒適郎在研究了書法史後堅信,日本的書法起始於中國隋唐時代,而印章也必定是引進書法藝術的伴隨物。

泊遍冬瓜野外船

如書法在經歷了漫長的發展後漸顯頹廢之勢時,是楊守敬作駐日公使隨員時帶入大量的碑刻拓片,使日本的書法注入了碑學的血液。從此日本朝野觀念為之一變,獨尊二王的唯美格局被打破,碑體書風日益受到重視。而二者的結合又催生出日本的現代書法。篆刻也是如此,在封閉的體制內徘徊了上千年後,是吳昌碩的印風讓日本的篆刻藝術獲得了新生,尤其是書畫界人士認識到,除了姓名章外,還有大量的閒章可以抒發性靈。


墮甑不顧

日本書法和篆刻起始於中國,又在明治時代晚期獲得中國提供的創新元素,這讓梅舒適郎萌生到中國留學的念頭。他要親自看一看在誕生了這兩門藝術的國度里還有哪些歷史遺存?現狀又如何?除吳昌碩外,還有哪些書畫篆刻家值得學習?帶著這一想法,梅舒適郎考上了大阪外國語大學。他認真研習中文,為的是能看懂參透中國古籍的要詣。

梅舒適郎的中文水平令公司大為滿意,於是被派往中國。他收拾行李,帶上了最喜歡的鎢鋼刻刀。當梅舒適郎乘上前往北平的火車,觀覽了北平諸多景物,他深深地為這個文明古國所留存的一切所感動,真切地感受到中華文明給予日本的影響。一個不合時宜卻符合梅舒適郎個性和文化背景的決定在他心頭浮現——決不傷害一個中國人或損毀一件中國文物。

梅舒適印譜選

梅舒適郎與京劇名家梅蘭芳的雅聚成為其時中日民間交往的美談。某次梅舒適郎到上海出差,應邀到六三花園作客,晚餐時巧遇梅蘭芳。敬酒時梅蘭芳看他漢語說得很好,梅舒適郎遞上名片說他非常敬仰中國的傳統文化,他應該怎麼做才能更像一個中國人。梅蘭芳看了後說只要減去名字中的最後一個字,穿著像教書先生,他就看起來更像中國人了。梅舒適郎念了幾遍「梅舒適」,覺得果然像中國人的名字,於是當場改了名字,第二天便請人為他印了新的名片。

現代書法 游魚

由於工作的性質,梅舒適經常去上海或杭州出差,又因他深愛書法篆刻藝術,尤致力於以吳昌碩為中心的近代中國篆刻藝術的學習和研究。令他高興萬分的是在上海結識了王個簃。王個簃是吳昌碩的大弟子,頗得老師真傳,見到他如同見到了缶老一般。王個簃也熱情接待了這個來自扶桑的年輕人。在那個烽火熾烈的年代,蟄伏於租界的王個簃能做到有問必答並時時示範筆墨篆藝實屬不易。

梅舒適在中國呆了8年,信守了自己的諾言,帶回日本的也只是幾套印譜和書法碑帖,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候也沒放棄書法篆刻。待日本的經濟剛復甦,梅舒適就在1948年牽頭創立了全日本的「篆社」。隨著藝術影響的不斷擴大,1969年他擔任了日本書藝院理事長。

書法斗方

梅舒適擔任主席的篆刻家協會是全日本規模最大、影響最巨、陣容極強的藝術團體,他更培養了一大批頗具實力和影響的日本篆刻家。儘管高齡,但出於對藝術的熱愛,梅舒適此後仍在篆刻創作中孜孜以求。他從不認為自己的作品很好,也不願意對自己的作品作一番評價。他說,對藝術追求是他一生的追求,他信奉的是 「創作永無止境」。


皆龍象

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文化藝術界的對外交流也頻現熱潮。中日書畫篆刻家的對口交流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以「老梅」自喻的梅舒適先生,作為一個好古敏求的「中國通」,他不僅在日本書壇上有廣泛而深遠的影響,而且還為傳播中國書法篆刻藝術作出了積極貢獻,他上百次地到中國來訪問考察,交流書藝,與中國各地的書法篆刻家建立了深厚的情誼。

1988年6月,錢君匋與日本書家梅舒適在日本舉辦書法聯展

1984年,錢君匋與葉潞淵所著《中國璽印源流》在香港出版。梅舒適買到樣書,獲得授權後即刻將其翻譯成日文,由日本木耳社出版。

他畢生以翰墨為伴,鐵筆為生,創作了不計其數的篆刻及書畫作品,是一位中日兩國書畫篆刻界都熟知且敬重的前輩藝術大家。梅舒適與中國書畫篆刻藝術家進行交流時十分謙遜地談到:中國的書法直接影響到日本,而影響比較大的首推楊守敬、趙之謙、吳昌碩三位老先生。楊守敬以碑學思想動搖了遣唐使所遺傳的二王晉唐書法觀念。趙之謙則是碑學書法創作大師,他的法式直接體現在青山杉雨等日本現代書法家身上。吳昌碩則以篆刻成為日本篆刻界的他山之石。

書法刻石

梅舒適溫文爾雅,清瘦的臉上有著兩隻炯炯有神的眼睛,儘管年過花甲,但言談舉止之間儼然已顯現出大家風範。現代藝術觀念與傳統藝術觀念的矛盾之一,恐怕就是藝術中「雅」化問題,接下來當然是如何提升「雅」的度的問題。他以為「雅」在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文化圈內其內涵與外延一定不盡同,但「雅」是作為一種文化——知識信息反映在藝術作品中的。(文章略有刪節,原文刊登於《美術報》第1261期第15書法版)編輯 | 俞越

鑠鑠


延伸閱讀

社會熱點:「國家寶藏」引熱博物館

舒適時尚兼備!秋冬潮人最愛的毛衣配仙女裙穿搭

120㎡新房全屋定製柜子,圓形電視牆貼滿瓷磚!進

重磅!中國科學家發現非瘟病毒DNA連接酶的關鍵位

6月,我想和你去川藏線看杜鵑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