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才華比肩金庸,風流堪比成龍:大吃大喝,才是對生命的尊重


國館國館編輯部: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是人。世界上最好吃的人,是蔡瀾。順風車,你一定聽過,沒準還偶爾坐一下。但是,「順風菜」你吃過嗎?台灣有位...

- 2019年2月01日09時53分
- 人文文摘 / 國館

國館

國館編輯部:

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是人。

世界上最好吃的人,是蔡瀾。


01

順風車,你一定聽過,沒準還偶爾坐一下。

但是,「順風菜」你吃過嗎?

台灣有位名廚叫劉坤全,做的菜最地道、最傳統,很多人慕名而來找他為自己做一桌菜。

有位香港美食家,帶了一百號人浩浩蕩蕩奔赴對岸,就是為了吃他的手藝。沒想到當時他正在為一位大財主辦婚宴,辦了九十桌。

美食家一聽,哈哈大笑:「你能不能跟辦喜宴的人說說,讓我們也參加,湊足一百桌好了。」


劉大廚問對方貴姓,美食家回答:「姓蔡。」

「真巧,新娘子也姓蔡,說當你嫁女好了,歡迎香港的貴賓。但新郎說要你一個紅包,放多少錢無所謂。」

美食家興高采烈抵達,封了八百八十八港幣,還給新人寫了一幅字,又吃到了夢寐以求的地道傳統菜,滿載而歸。

這位姓蔡的美食家,就是蔡瀾。

從來只有坐順風車的,沒見過還能這樣吃順風菜的。敢這樣做的人,恐怕只有蔡瀾了。

大家都知道,寫美食的蔡瀾和寫武俠的金庸、寫科幻的倪匡、寫歌詞的黃霑,並稱為「香港四大才子」。

金庸、黃霑一笑西去,倪匡隱遁美國舊金山,只剩下年紀最小的蔡瀾還在風流浪蕩,遊戲人間。

金庸曾說:「蔡瀾是一個真正瀟洒的人。」

他的瀟洒,就在於他有才,但不像一些虛偽的道學先生,滿肚子學問,滿腦子仁義道德,卻食古不化。

財色名食睡,其他人避之唯恐不及,蔡瀾甘之如飴,在泥俗中打滾,笑傲江湖。

02

蔡瀾以美食家名世,好美食美酒天下皆知。

他說:「我叫蔡瀾,聽起來像菜籃,買菜的籃子,所以一生註定得吃吃喝喝。」

前不久蔡瀾在微博上回答網友的話題,再次展現了老人家不拘一格的可愛。

有網友問他:「蔡先生,喜歡吃是病嗎?」

蔡瀾回答:「是福。」

二戰出生在新加坡的蔡瀾,小時候不夠東西吃。營養不夠的時候,他的媽媽將一罐罐米碎用熱水一衝,變成漿糊狀的東西,供他一頓饕餮。

有得吃,那真是一種天大的福氣。

看他寫的食經,你就知道跟著老人家吃吃喝喝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他寫用龍蝦做早餐,要這樣做:

「星期天一大早起身,到街市去買一隻大龍蝦,先把頭卸下斬成兩瓣,在爐上鋪張錫紙,放在上面,撒些鹽慢火烤。用剪刀把肉取出,直介幾刀再橫切薄片,扔進水中,即捲成花朵狀,剁碎辣椒,放芹菜和冬菇,紅綠黑地放在中間當花心,倒壺醬油點山葵生吃。如果有瓶好香檳和貝多芬音樂陪伴,就接近完美。」

寫潮州的胡椒豬肚湯,他知道怎樣做出失傳已久的傳統味道:

「把豬肚灌水,灌到本來很薄的一層豬肚變得很厚,脂肪有水沾在裡面就會很厚,半透明,吃起來很爽脆。」

寫蒸魚,他有自己鑽研出來的方法:

「弄一鍋湯,把一尾魚洗得乾乾淨淨,整尾魚放進去,一鍋湯在滾的時候,我就吃剛剛熟的地方,一熟了我就吃,這個比蒸魚更方便。」

古人說:「食不厭精,膾不厭細。」 好像美食家追求的食物就是越精緻越好、越繁複越好。

他常說自己吃過最好的食物,是母親做過的炒豆芽,小時候天天吃都不厭。即使長大了再吃,也依然覺得是人間至味。

「越簡單、越普通的東西,才越容易滿足。我現在越吃越簡單,一碗白飯都很滿足。」

03

有一次蔡瀾去吉隆坡,幾位女士請他去吃大排檔。

蔡瀾看到很多家鄉菜,一下子叫了很多,吃不完。幾位女士嘲笑他說:「你來世一定沒有東西吃。」

蔡瀾搖搖頭笑道:「為什麼你們不這樣想想,我的前身,是餓死的。」

愛吃的人,都有顆樂觀的心,永遠都看到生活中值得品嘗的一面。

網友問蔡瀾:「你享樂但不愛談政治,算是一種避世嗎?」

蔡瀾回答:「我不是避世,而是要看你的能力到哪裡,你能夠扭轉局面嗎?如果能,我就去灑熱血斷頭顱。我知道扭轉不了,那麼就很積極地往其他方面去發展。」

蔡瀾知道自己扭轉不了世局,他能扭轉的,只有很多讀者和商販的心情。

很多食肆酒樓老闆都要請他題字,他不好意思推脫,慢慢地形成了自己題字合照的規矩:

他告訴讀者,來到某家酒樓,如果看到他和老闆的合照笑得很開心,那證明這家酒樓的東西很好吃;如果他不笑,證明這家酒樓不咋的。

他寫專欄罵大酒樓、罵大集團,但從來不罵大排檔、小食肆。他說:

「小店鋪刻苦經營不容易,東西不好吃的話,最多別寫。大集團就不同了,呵呵。」

有一次一個酒樓請他試吃,在一個甜品碟下放了個紅包,裡面裝著五千。

蔡瀾沒要紅包。

雖說吃人家嘴軟,但說的話一定要對得起自己的舌頭,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

寫美食的真諦,就是要把自己的感想老實寫下來,真話不一定全說,但假話一句都不能說。

他說過:一個愛吃的人一定是一個「道德主義者「,因為他喜歡吃,怎麼害人、怎麼和人競爭他都不關心,不會造假也不會虛偽,這樣的人情商最高。

04

自古才子多風流。蔡瀾的人生理想除了美食,還有美人。

上小學的時候,寫作文《我的志願》,他寫的是開妓院:「地點最好在澳門,租一間大屋,請名廚來燒絕了種的好菜,招聘些懂得琴棋書畫的女子作陪,賣藝不賣身。「

這麼真性情的小孩子,差點被老師開除了。

很多人都問過蔡瀾:「在飲食上最大的口福是什麼?」

蔡瀾回答:「最大的口福是跟女朋友一塊吃的,沒有為什麼。」

再問:「走了那麼多國家,最喜歡的國家是哪個?」

答:「最喜歡的國家是跟女朋友去的國家,也沒為什麼。」

許知遠採訪蔡瀾,問他前後交過多少個女朋友。蔡瀾咪著眼睛數:「一年一個,到現在大概也有 60多個吧。」

今年老人家77歲,還在交女朋友。

之前成龍的自傳出來以後,我就覺得成龍很風流,你真的很難想像一個男人會花天酒地成這樣。

直到我為了寫這篇文章查了很多資料,才發現成龍和蔡瀾相比,這種人簡直是純情的小學生了。

蔡瀾兩年前開微博付費問答,39塊錢一道題,被人問他「最精彩的一次風流經歷」,他回答:「那要等到寫小說時才描述。」

不用等到寫小說,其實他在寫散文的時候就說過自己的風流帳。

年輕時在日本,他曾經寫過自己和一位藝妓相識已久,時機成熟的時候,藝妓帶著他到江上租一條船:

「船夫便撐到江中,點了蠟燭,用一個紙杯穿個洞當燈罩套上。船夫跟著撲通一聲跳下水,游到岸上,耐心等待,在艇中大戰三百回合後,穿回衣服,吹熄蠟燭,船夫又撲通跳下水,游到船上撐艇送我們回來。」

此種詩情畫意,能幹得出來的真是才子。

那麼多女朋友,要分手的時候怎麼辦?

蔡瀾的辦法也很詩意:

他想分手的時候,帶她去印度旅行。在有月亮的晚上,拜訪晶瑩通透的泰姬陵。

他會跟對方講泰姬陵的故事:泰姬陵是一個墳墓,很不吉祥的一個地方,一般男女朋友來到這個地方,都會分手。

「我就看著她,她就知道了。」

分手以後,他絕不再說對方一句話。像李敖那樣分手以後還要寫文章罵人的,蔡瀾的是很看不慣的:

「不是人,男人不應該幹這種事。」

05

看到這裡,可能你會很有疑惑:這位老先生應該不結婚的吧?看他風流成性,哪個女人能忍受得了!

還真有這樣的女人受得了。

蔡先生和妻子張瓊文,結婚四十年,恩愛如昔。蔡瀾曾經總結妻子的好處,七個字:

「會做,愛吃,不管我。」

張瓊文原本是電影監製,長得不算標緻,但腦子很好使,心靈手巧,經常讓蔡瀾擊節讚賞。

比如做豬頸肉,她會先用柳葉刀將淋巴都剔除乾淨,剩下的肉拿來燒,單單這一塊肉,她就可以做出泰式醬汁烤、炭燒、花椒八角香葉燜等幾十種煮法。

真不知道她都是從哪裡學來這種手藝。難怪蔡瀾走遍天下,最後還是會乖乖回家。

蔡瀾風流,在結婚之初就跟妻子說清楚了。張瓊文見慣世面,大方許可丈夫的做法。

蔡瀾受父親教導,為人要講信用。蔡瀾在結婚之初答應妻子要照顧她一輩子,到現在都沒有食言。

張瓊文很清楚蔡瀾不會離開自己,而且她也很有「手段」。

張瓊文不輕易做菜,只有碰到心情好的時候才做。蔡瀾喜歡吃什麼,她偏不做什麼:

有時蔡瀾想吃清蒸魚,結果她做了扇貝;蔡瀾想吃扇貝,她偏做了大龍蝦;蔡瀾想吃芝士龍蝦的時候,她偏偏端上來一味清蒸大石斑。

蔡瀾每次都笑說:「看你做菜,就像在調情一樣的。」

蔡瀾為了「報復」妻子,有時候就在妻子做菜時袖手旁觀,靜候她跪求幫忙。張瓊文也有招:

每當此時,她總說:「你忙你的去吧,這道菜你做不動,你老了。」

蔡瀾一聽,心氣一上來,親自上陣。忙完一通以後突然發現:哎喲,中了妻子的激將計。

有網友問:「先生,有人說男人看女人是20歲看女人臉蛋,30歲看胸,40歲看腰,50歲看臀,60歲看腿,那請問您現在看哪裡?」

蔡瀾回答:「看腦。」

風流而不下流,自由但不放任,兩個有腦之人勢均力敵的愛情,才是最長久的愛情。

06

蔡瀾的情義,不止在對於妻子。


他和金庸、倪匡、黃霑的友情最為人稱道。

倪匡第一次見他,就在他家裡用電飯煲做清酒,結果把人家的廚房搞得烏煙瘴氣一塌糊塗。

蔡瀾一看,哈哈大笑,不以為意。

倪匡說:「這小朋友有意思,值得和他交朋友。」

「 金庸與倪匡 」

彼時倪匡已經在《明報》開專欄,他有心撮合蔡瀾也開一個專欄。

蔡瀾當然很開心。當時的香港文人,如果能在《明報》上開一個專欄,那是身份尊貴的象徵。

倪匡故意在別人面前吹噓蔡瀾怎麼怎麼好,上知東西哲學、文學藝術,下知吃喝玩樂、三教九流,搞得金庸也忍不住問:

「蔡瀾到底是誰啊?」

倪匡故作驚訝說:「啊?你竟然不知道蔡瀾是誰?來來,我改日設宴介紹你們認識。」

蔡瀾順勢奉上自己的文章,金庸一看,大讚:「年紀輕輕就能寫得這麼好,不錯不錯。給我們寫個專欄吧。」

就這樣把蔡瀾拉入了《明報》的明星作家行列。

「 蔡瀾與倪匡 」

07

蔡瀾經常否認和金庸並稱為才子:

「金庸不應該跟我們三個『調皮搗蛋』的人在一起。他是一代宗師,我很尊重他。「

除了才華,蔡瀾和其他二子的好色之道,也不是金庸這種「正人君子「能夠並列的。

倪匡曾經為了捧一位夜總會女孩的場,連續請了蔡瀾和黃霑好多晚,在夜總會裡給女孩們說笑話。

有一晚蔡瀾不好意思,把帳單拿過來準備自己付錢,一看傻眼:一晚上要一兩萬,而且酒也不算好喝,女孩也不漂亮,還要他們掏盡心思講笑話,真是心疼死了。

他心裡不爽,於是攛掇另外兩人:不如把這個主意賣給電視台,做一個清談節目,既能會舊友,也能賺錢,又能喝好酒,一舉好多得!

於是由黃霑出面和電視台談,很快就談好了:

1989年,轟動全港的清談節目《今夜不設防》開播。

節目裡,蔡瀾、黃霑、倪匡三大才子請到當時最紅的明星:張國榮、林青霞、王祖賢、周潤發……在節目裡抽菸喝酒,家事國事口沒遮攔事事關心,天馬行空一頓狂聊,收視率竟然節節上升,就連BBC都派人過來拍攝節目錄影的盛況,還說「這真是全世界最自由奔放的節目「。

面對真正的朋友,才能毫無芥蒂地喝酒爆粗,上下其手。但蔡瀾不是每個人都結交。

當年他和金庸一起去台灣赴宴,某有權有勢的重要人物要來附庸風雅,一見蔡瀾就說:「久仰久仰。「

結果蔡瀾頓時拉下一頓臭臉:「你怎麼可能知道我?說什麼久仰久仰。「

他後來說:很不喜歡這些人的虛偽,他們將朋友作為給自己臉上貼金的工具。給他們一個下馬威,是他平生樂趣之一。

成龍說蔡瀾可以做「每個人的朋友「,唯獨不能和虛情假意做朋友。

黃霑去世的時候,蔡瀾給他寫了四個字輓聯:一笑西去。

人生有美食、美女、好友相伴,才可以在艱苦的歲月中一笑置之,大笑歸去。

08

別看蔡瀾現在嘻嘻哈哈,做美食家之前,他人生最痛苦的事,是做了四十年電影。

不是不愛電影,而是覺得做不出自己想做的電影。

當時他跟電影老闆說:「我們一年拍四十部電影,之前三十九部都賺錢,能不能拍一部不賺錢的,來探討藝術、探討思想?「

老闆回答:「既然要拍四十部電影,為什麼不拍四十部都賺錢的呢?「

原來做了四十年電影,全都是為別人做嫁衣裳。他想了想:還是寫寫文章、吃吃喝喝才是自己的事。

於是從此放開電影,專注自己的玩樂人生。

許知遠採訪蔡瀾,問他:「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讀聖賢書,所為何事?人生理想的執著和放下,真的能夠平衡過來嗎?「

蔡瀾一擺手笑道:「到最後你發現,只有吃吃喝喝能夠平衡得來。「

許知遠再追問,蔡瀾也不回答,和他碰上一杯,吆喝服務員拿勺子來喝湯。

蔡瀾體現了中國人的精神:再大的事,沒有一頓飯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吃一頓。

《舌尖上的中國》導演陳曉卿曾經說過一句話:「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是人。「

因為與人交往,品嘗他的學問、品德、修養,是一種賞心樂事。與什麼樣的人交往,就會得到什麼樣的人生體驗。

了解了蔡瀾以後,我覺得後面得加上一句:

世界上最好吃的人,是蔡瀾,因為他真是一個活得有滋有味的有趣老頭。

/今日作者/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國館原創,轉載請註明

END


延伸閱讀

世界上最小的動物,肉眼難以看到

朋友圈炫富的都弱爆了!歐洲一流軍功貴族的富足生活

易烊千璽身高直逼杜海濤, 他成為三小隻中變化最大

四川發現丨新巴蜀之謎5:螺髻山上的「冰川博物館」

我走過許多的路,看過許多的風景,遇過許多的人,卻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